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比特大陆“生死劫”:吴忌寒与詹克团“宫斗”史

比特大陆“生死劫”:吴忌寒与詹克团“宫斗”史

2020-05-16 04:19 点击:17次 北京 Matrix 发现 谷歌 前途 数据

比特大陆“生死劫”:吴忌寒与詹克团“宫斗”史

本报记者/李昆昆/枭/北京报道

矿机巨头比特大陆两大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和詹克团的内斗逐步公开化。

詹克团5月8日到北京市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领取法定代表人恢复为自己的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比特”)的营业执照时,吴忌寒阵营的北京比特首席财务官刘路遥指派王某广、贺某胤等大约60名员工在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抢走了营业执照及其副本。

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5月14日通报显示:海淀区公安局已对王某广、贺某胤等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天眼查平台看到,“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5月8日已经恢复为詹克团。

争抢营业执照事件发生之后,吴忌寒阵营采取进一步行动。记者获悉,5月9日,“北京比特”开始让员工重签合同。业内猜测,这是吴忌寒启动备选方案、在重庆新建公司、将“北京比特”资产向重庆转移的开始。吴忌寒对此回应称:“这个不会的。重庆公司不做研发,北京员工不会迁往重庆。”

记者多方了解得知,吴忌寒和詹克团的内斗实际上从股权安排到业务路线之争,一开始就祸根深种。但市场不等人,内耗不仅正在消解比特大陆的品牌力,也大大降低其市场竞争力——号称“矿霸”的比特大陆高峰时占据全球矿机销量的90%,但2019年底以来已降至50%以下。

相识

比特大陆运营主体——北京比特成立于2013年10月,但比特大陆的创业要从2011年说起。

早期在创办巴比特网站时与吴忌寒熟识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投资经理出身的吴忌寒2011年刚刚发现了比特币,出于投资经理的敏锐,很快就意识到比特币的潜力,不但自愿成为知名比特币网站——Bitcointalk中文版版主,还向亲友募集10万买了900个比特币。

当时,比特币圈子里有一个很有名的青年科幻小说家长铗,也对比特币很感兴趣。2011年,吴忌寒说服长铗,一起创办了巴比特网站,两人共同为网站贡献内容。

一直到烤猫(被称为国内ASIC矿机第一人)矿机的ASIC矿机于2012年问世,吴忌寒开始关注矿机的发展潜力。

于是,2013年下半年,吴忌寒首先邀请长铗一同创业做矿机。不过,这位颇有情怀的小说家,留下了一句“你去淘金吧,我来做淘金路上的卖水人”的名言,婉拒了吴忌寒的邀请。

做矿机要技术,但吴忌寒不懂技术。于是,吴忌寒找到了从中科院毕业、拥有15年集成电路开发经验的詹克团。为了说服詹克团一起创业,吴忌寒当时承诺,如果能实现矿机芯片的两个关键性技术指标,詹克团将会拿到公司60%的股份。詹克团答应了。

吴忌寒是一位“85后”,拥有北京大学经济学和心理学双学士,毕业后主要是在一家风投公司做投资经理。而詹克团出生于1979年,曾就读于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离开学校和科研单位以后,在2007年进入北京数字太和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担任研发总监和集成电路部经理。

比特大陆的深度合作伙伴张雷(化名)向记者透露,“吴忌寒小时候家里面比较穷,属于典型的白手起家。”

詹克团在中科院做科研时期的一位同事告诉记者,詹克团“比较忠厚”。另一位在比特大陆待了5年以上的资深员工表示,詹克团“类似于上学期间性格孤僻、家境贫寒、学习努力、成绩很好的同学”,属于情较低的那种人。

前述早期与吴忌寒相熟的人士还提到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在吴忌寒和詹克团创立比特大陆以后,一直还守着巴比特网站的长铗,大约是2015年前后,进入巴比特最艰难的时期,曾经被50个投资人拒绝,无奈之下回到自己租住的浙江大学旁边的商住两用房楼下,坐在河边的栏杆上给吴忌寒打了个电话。长铗支支吾吾,但还没说几句话,吴忌寒就知道长铗缺钱了,第二天就把钱打了过去。

这时候,比特大陆已经发展起来了。

分歧

2013~2018年间,随着区块链的火速蹿红,比特大陆因为提供挖矿必须的矿机,而成为业内首屈一指的“矿霸”。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的营收曾高达28.45亿美元,净利润比同一时期的小米还高。

但随着比特币价格在过去两年的火速下跌,中小型矿机供应商以及比特币交易所的陆续关停,比特大陆的问题也接踵而来。

2019年3月,吴忌寒突然宣布辞去比特大陆CEO、退出管理层,詹克团则继续担任比特大陆董事长,这一消息当时在朋友圈刷屏。

关于吴忌寒离开公司的原因,据记者多方了解,是因为与詹克团在公司经营方向上有了分歧——吴忌寒倾向于主攻区块链,所以随后组建了一家区块链发币业务的新公司Matrixport。

而詹克团一直想做AI,包括拿下福建“城市大脑”订单,打算在自己的老家福州打造算丰科技产业园等。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詹克团关注的AI领域,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高成本且短期之内很难有回报的领域,在AI领域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将是谷歌、华为、AMD、英伟达等巨头选手,无论在研发资金上,还是在技术积累上,比特大陆都不占优势。

比特币交易所的业内人士王森(化名)告诉记者,两人分手的直接原因是,早期比特大陆以技术为中心,詹克团技术团队在比特大陆的控股权太高了,他是最大的股东,后面业务路线出现纷争才开始内斗。

“一个公司谁的股份多谁的拳头就硬,股权问题一开始就埋下了祸根。”王森说。

资料显示,比特大陆公司的开曼群岛控股公司是AB股结构,詹克团持有的B类股份拥有1比10的投票权,詹克团投票权为59.6%,吴忌寒为33.5%,其他股东共6.9%。在股权方面,詹克团作为最大股东,目前占股36%,吴忌寒作为第二大股东,占股20.25%。记者向比特大陆方面求证股权事宜,截至发稿前未获对方回复。

记者了解到,吴忌寒当年把60%股份给了技术团队,而詹克团并没有把股份分给团队成员。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比特大陆研发S7矿机、S9矿机的技术大将杨作兴,在离开比特大陆之前曾被吴忌寒以2%的股份试图留下,但詹克团只同意给杨作兴0.5%。对此,杨作兴多次抱怨,自己一个技术核心,还比不过詹克团女助理的股份多。

最终,杨作兴离开比特大陆,创立神马矿机,很快成为了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给比特大陆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在张雷看来,2019年3月吴忌寒和詹克团算是和平分手,原因是战略方向出现分歧,吴忌寒选区块链、而詹克团选AI。

“牛市时公司盈利好,两边都有充足资金,熊市时公司缺钱,不可能两边再同时烧钱。”张雷认为,联席CEO制度很容易出问题,一山不容二虎,所以必定有一个人退出,只由一个人来主导比特大陆。

但张雷也坦言,其实当时吴忌寒愿意和平出走,有一个因素是,生产矿机既不是区块链的核心方向,也不怎么赚钱。

“虽然外界、尤其是传统行业来看,生产矿机已经是暴利了,但还是远远比不上区块链和金融。区块链赚的是金融利润,而矿机生产商是获取制造业利润,并且随着矿机生产商的增加,市场已经进入红海阶段。上个牛市周期比特币涨了130倍,这种速度是生产矿机远远达不到的。所以吴忌寒愿意出去,新开了一个公司,做与币相关的金融业务,这块更有前途。”

夺权

时隔7个月以后,也就是2019年10月,在投资人和公司员工的支持下,吴忌寒向詹克团发动“政变”。2019年10月28日,“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均由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29日,吴忌寒向比特大陆全体员工发邮件称,“比特大陆任何员工不得再执行詹克团的指令,不得参加詹克团召集的会议,如有违反,公司将视情节轻重考虑解除劳动合同。”

据媒体报道,吴忌寒的助理掌管着公司的所有公章,靠着这层关系,吴忌寒迅速通过股东免去詹克团“香港比特”的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身份,并由自己出任新的执行董事。“香港比特”是“北京比特”的唯一股东。

亦有业内人士认为,记得在一个峰会上,吴忌寒当时跟主要的投资股东有过碰面,但因为时间点比较敏感,所以就有人猜测,这次工商变更跟这些股东商量过。

王森认为,之前吴忌寒和平出走,但因为比特大陆在2018年、2019年出了问题,业绩下滑,“后来吴忌寒大概是在资本方的配合下,把公司的控制权夺回来了。詹克团肯定不服气,因为他是最大股东,所以也在反击。”

作为比特大陆的深度合作伙伴,张雷告诉记者,在吴忌寒主政时期,比特大陆的矿机相对于竞争对手有着明显的性能和价格优势,“在(吴忌寒)退出前,比特大陆一直控制市场主导权。2019年10月‘政变’回来以后,很快推出的S19矿机,性能也是最好的,神马矿机与比特大陆同等级别的M30++矿机,要在好几个月之后才能推出,但价格要贵30%~40%。”

但在詹克团主政时期,情况是反过来的,比特大陆的矿机卖得比友商贵30%~40%,并且大量丢失市场份额,期间把长期占据矿池第一的份额都丢了,因为出货量低,收入也受到影响。

“我从盟友角度来说,肯定是支持吴忌寒,吴忌寒在时,比特大陆都是发展壮大阶段。现在支持詹克团的,大多是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指望比特大陆在詹克团带领下继续走下坡路。”张雷透露,詹克团主政时期搞了一些措施对矿工很不利,比如要订期货矿机时先预付款,但不确定矿机价格,到发货时看市场价多少再定,“等于说矿工在承受期货风险时,他还要把矿机期货变现货时,矿机可能涨价的利润拿走。这给我们矿工的购买计划,给下游客户的销售,都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客户找我来买机器,一台多少钱,我说不知道,到发货时再定,这还怎么卖机器?”

“2019年的时候,詹克团把矿机卖得很贵,同等性能的矿机比友商贵30%~40%,当然还会有一些人去买,就是那些不是很专业的矿工,或者是只听过比特大陆的圈外人会买。这么卖效果就是,比特大陆的市场占有率持续、缓慢地被消耗。”张雷认为,用市场占有率换利润,把市场占有率卖掉换成钱,也是一种商业策略,“第一现在行业还是朝阳行业,不应该短视丢市场份额。第二真要丢市场份额,至少也得换足够利润回来,但实际上没赚多少钱回来。”

另外,在詹克团主政时期,大量在销售系统引入华为系人马,这些人生搬华为的销售策略,制定了不符合矿机市场的品牌溢价销售策略,最终导致丧失之前牢牢控制的矿机市场主导权。

张雷告诉记者:“市场主导权、控制权才是最宝贵的东西,垄断才能带来高利润,詹克团是技术出身,没能意识到这一点。市场最终还是认可胜者和强者,而不是一纸营业执照。”

拉锯

在吴忌寒出招之后,詹克团也迅速发起反击。

2019年11月,詹克团第一次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质疑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做出的工商变更登记。

在法院受理行政诉讼之后,詹克团又于2019年11月7日向海淀区司法局发起第一次行政复议,请求撤销“北京比特”变更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行为。

2020年1月31日,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做出《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撤销“北京比特”2019年10月28日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但驳回了詹克团要求撤销执行董事变更的决定。所以“北京比特”的执行董事还是吴忌寒。

公开报道显示,这是因为在2019年11月,吴忌寒召开过一次股东大会,废除了詹克团的特殊投票权。股东会之后,吴忌寒阵营的投票权超过50%。

但在詹克团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北京比特”于2020年1月2日再次更换了法人代表,这次是由比特大陆首席财务官刘路遥接替吴忌寒担任。

针对此,詹克团于2020年2月12日提出第二次行政复议,请求撤销法人变更。于是,2020年4月28日,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再次做出复议决定,但当时并没有立即恢复詹克团为法定代表人。

对于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的两次裁定,比特大陆官方表示“深表遗憾与不解”,比特大陆认为,这是“通过行政手段粗暴干涉公司内部自治。比特大陆会坚决提起行政诉讼,维护公司、股东及员工的合法权益”。

正因为2020年2月的行政复议并未恢复詹克团为法定代表人,所以才有2020年5月8日上午,詹克团到北京市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领取公司营业执照时被抢走的事件。

公开报道显示,这一行动由比特大陆CFO刘路遥现场指挥。

一位币圈大佬告诉记者,“如果詹克团拿到了营业执照,还是会有一定影响的,就是说即使他拿不到公司的控制权,但至少也可以做一些捣乱吧。这次营业执照被刘路遥拿走,对于詹克团来说很麻烦,等于说即使吴忌寒法人代表没有变更成功,詹克团也没有营业执照,公章也不在他手上,那就啥事情都不能做了,空有一个法人的名号没任何意义。”

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詹克团为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已于2020年5月8日被恢复。

5月9日,有消息称比特大陆内斗再升级,吴忌寒方面启动备选方案,员工签新合同,在重庆新建公司,资产正向重庆转移。但吴忌寒回应称:“这个不会的。重庆公司不做研发,北京的员工不会迁往重庆。”

5月12日中午,记者来到了北京比特的办公地点发现,似乎从前几日的“抢证”风波中平静了下来。警戒在比特大陆门前的保镖已经不见了身影,仅有一名保安守候,但也表现出了极强的戒备心。没等记者开口,便上前询问了一番,并表示,现在谢绝采访。

记者从几位外出就餐的员工处得知,这两天的安保较之前是严了一些,一是因为疫情,再者就是因为前两天“抢证”的事,生面孔肯定进不去。还有员工告诉记者,确实变更了公司,签了新合同。而对于是否前往新的办公地点,员工表示,并未接到相关通知。

5月14日,海淀公安分局在微博上发布通报称,5月8日10时许,在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向某公司代表发放变更后的营业执照过程中,王某广(男,35岁)、贺某胤(男,33岁)等该公司员工将营业执照及副本夺走,阻碍发放流程,扰乱服务中心正常工作秩序。接报警后,海淀公安分局迅速开展工作,目前对王某广、贺某胤等,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