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雷军等风来:小米能峰回路转吗?

雷军等风来:小米能峰回路转吗?

2020-03-18 10:24 点击:12次 手机 数据 新冠肺炎 IP

来源:海克财经

小米能峰回路转吗?

文丨齐介仑

“我呢,专门用金山词霸查了一下什么叫‘破’。‘破’呢,其实挺简单的,就是专业。”

如果你不是资深“米粉”,又恰巧在前些天“小米10”线上直播发布会过程中从屏幕前走开了一下,那么当说着一口湖北仙桃版普通话的小米创始人兼董事长雷军抛出这句话时,你九成九是懵的——what is 破?

B站网友看起来异常欢乐,整场活动在进行到这第60多分钟的时候,滚动的弹幕迎来一个小高潮。他们大多对雷军并不陌生,对雷氏别出心裁的英语口语更是尤为熟悉,毕竟2015年4月雷军在印度新德里小米4i发布会上的一句“Are you ok”及相关音视频资料,早已是该站鬼畜区镇店级创作素材。而这个“破”,也不是雷军头一次说了,虽然网友的狂笑一如既往。

“破”即“pro”。“小米10破”也就是“小米10 Pro”。因为对雷军比较了解,甚至在这个环节开始之前,也就是雷军站在舞台中央,结合PPT介绍完小米10的各项参数,刚刚说出“可能大家都关心,还有没有更强的版本”之后,马上就有网友发出了弹幕预告:“让我猜猜,是不是‘破’了!”

作为在中国大陆把“互联网思维”发扬光大的第一人,在史蒂夫·乔布斯之后享有“雷布斯”美誉的连续创业者雷军,无疑是开得起玩笑的,否则换做某些守旧而固执的企业家,别说把他的演讲做成鬼畜视频、把他与周鸿祎抓怕的合影做各种神奇演绎,就是你稍稍有些不合常规的延展,甚至赞美得不够伟光正不够合乎他的心意,他都会随时不高兴。而老板要是不高兴,公关删稿不说,搞不好还得把你运营平台顺手给举报了。

颇受年轻网友欢迎的雷军,显然深知如何与米粉及潜在米粉们打交道。

2014年11月,浙江乌镇,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雷军与曹国伟、刘强东一起做客央视《对话》节目时说,他的人生哲学就是“把朋友弄得多多的,把敌人弄得少少的”,“能合作尽量合作”;而到了2018年5月,他把这一点进一步升华并聚焦到用户层面,以《董事长的公开信》的方式,写进了小米招股书,其中有这么一段:“优秀的公司赚的是利润,卓越的公司赚的是人心。更让我们自豪的是,我们是一家少见的拥有‘粉丝文化’的高科技公司。”

从核心硬件产品也就是手机自2010年4月“为发烧而生”,到之后旗下品类不断向外拓展,逐渐增加到电视、笔记本电脑、智能音箱、手环、移动电源、平衡车、空气净化器等多种,过去10年间,雷军主导创立的小米品牌,以“极致性价比”为武器,攻城略地,已深入人心。

2018年7月9日在港交所上市时,雷军表示,小米已不再是一家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一家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尽管硬件仍为小米重要的用户入口,但小米不期望硬件成为公司利润的主要来源。他说,小米的商业模式,是独创的“硬件+新零售+互联网服务”的“铁人三项”。

但上市迄今,显而易见,硬件特别是手机业务,仍牢牢占据着小米集团营收的绝对大头。以最新财报即2019年11月27日发布的2019 Q3财报为例,报告期内,小米集团总收入537亿元,其中智能手机收入323亿元,占比超过60%。

换句话说,小米和Redmi红米这两个手机品牌的总体市场表现,决定着雷军能否拯救跌跌不休的股价——自上市首日即跌破17港元发行价以来,一路向下,截至2020年3月15日收盘,每股已跌至10.98港元,市值已从雷军早前在致全员信中感到骄傲的543亿美元,缩水37%至339.5亿美元。

雷军在2018年7月9日上市当晚的表述“股价短期波动不重要、”“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等,言犹在耳,但“赚一倍”如今生生变成了“砍一半“,这无论是对雷军的朋友、普通投资者还是小米持股员工来说,至少当前感受大概都不会是很愉悦的。雷军的压力可想而知。

雷军亟需一场巨大的胜利,但这谈何容易。

一方面是国内智能手机市场日渐饱和,突破乏力;另一方面是来自华为、OPPO、Vivo等强劲友商的竞争愈发残酷;而雷军持续加码并被寄予厚望的“5G+AIoT”前景难料,而且小米届时能够拿下几成市场,说不好,更关键的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雪上加霜的是2020春节前新冠肺炎的爆发,这导致线下诸多动作包括营销、销售、供应链响应等都难以如常开展,比如前文所述原计划线下4000人的小米10发布会,只能改为线上直播,因此包括小米在内,手机全行业出货量已降至冰点。

01

国内根基已经不稳

中国大陆市场对于全球各手机厂商来说无疑都是一块极为重要的领地。

2020年1月,国际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了一份中国大陆智能手机市场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报告。

依据该报告,2019 年第四季度,中国大陆智能手机出货量前五名分别为华为、OPPO、Vivo、苹果、小米,其中华为出货量3330万部,所占市场份额39%,OPPO 与Vivo不相上下,分别以1400万部和1310万部出货量拿下16.4%和15.4%的份额,小米垫底,出货量810万部,市场份额9.5%。

再看全年。Canalys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大陆智能手机全年出货量前五名分别为华为、OPPO、Vivo、小米、苹果,出货量分别为14200万部、6570万部、6270万部、3880万部、2750万部,市场占比分别为38.5%、17.8%、17.0%、10.5%、7.5%,小米前进了一小步,位列第四。

但要知道,至少在2014年和2015年,依据国际权威调研机构IDC、Strategy Analytics以及如上Canalys的数据——尽管三者统计口径略有不同且华为一直紧紧跟随,但中国大陆智能手机市场彼时毫无争议的带头大哥是小米。

小米的优势正在失去,而且速度很快。2016年后,它不仅被华为、OPPO、Vivo赶超,而且此后迄今再未进入国内前三,而其与华为的差距更是越拉越大——放心,我们没收华为的钱。

2018年2月7日,北京工业大学体育馆,雷军在小米公司2018年年会上开心地谈到,截至2017年10月,小米已实现年初设定的营收过千亿的目标,他认为2017年是继往开来的一年,为此,他决定乘胜追击,为手机业务设定了一个新目标:10个季度内,国内市场,重回第一。

用雷军台上的话说,中国市场是小米的根基,是全球最大的消费电子市场,也是全球行业竞争的高地,只有本土胜出,才能持续支撑国际业务稳步发展,只有赢在中国,才能赢得世界。

“这场决战中,我们要坚定地战场前移,指挥部设在前线。我们要以省为单位、以城市为单位、以每个县乡甚至社区网格为单位,在战场的每一处始终保持勇猛机敏,寸土必争、血战到底。”他说。

10个季度,也就是2年半,如果从雷军发言当日作为起点计算,那么2020年8月7日就是截止日,留给小米和雷军的时间已经不多。

既然雷军曾多次高调提及“小米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那么在团队攻克一个“小目标”之后,喊出一个大目标,用来提振士气,这当然无可厚非,但客观现实比较冷酷——如果真要实现它,现在看,概率几乎为零。

好消息与坏消息同时到来。

2019年12月,IDC曾就中国大陆2020年手机市场做过一项预测,涉及10个方面,其中第一条就谈到,随着5G概念加速进入大众视野以及5G手机的快速覆盖,国内智能手机市场或将触底反弹,出货量有望回归正增长,同比增幅或可达到0.7%。

突发的疫情令这一预测迅速失效。而且就目前状况看,不仅远远谈不上增幅,恢复到往年常态化水平,都需要至少数个月的时间。

数据正在说明这个问题。

据工信部直属科研机构中国信通院3月9日发布的《2020年2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2020年2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638.4万部,同比下降56.0%,其中2G手机4.3万部、4G手机396.0万部、5G手机238.0万部;2020年1-2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2719.7万部,同比下降44.0%,其中2G手机38.9万部、4G手机1896.4万部、5G手机784.5万部。

02

赚一倍,需要等多久?

作为港交所“同股不同权”第一股,加之雷军的知名度及港交所4年前对阿里的错失,小米的上市受到了各方颇为强烈的关注,其前期汇集的目光和声量,据说盖过了2个月后在同一地点挂牌的美团。

尴尬的是,小米的股价走势没能配得上雷军及创始团队的欢欣鼓舞。

雷军上市前夕说,截至2018年7月8日,小米一共有超过7000名员工持有股票或期权,“IPO后大家将获得资本市场给予的福报”。

在小米股价总体持续下行的过程中,何小鹏与林斌的角色不能不提。

应该说,小米上市前后,除了李嘉诚、马云、马化腾等行业领袖的背书式认购,最为耀眼的就是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的站台。

2018年5月3日小米提交招股书后,雷军将招股书中《董事长的公开信》改标题为《小米是谁,小米为什么而奋斗》发到网上,被刷屏传播。5月4日,何小鹏如法炮制,也发了一篇公开信:《小鹏汽车是谁,小鹏汽车为什么而奋斗》。全文除谈到雷军对他及小鹏汽车的帮助之外,重点表达了感谢和祝福。

这只是前奏。

小米上市次日即7月10日中午12点21分,何小鹏发朋友圈表示,他已分别于7月9日、7月10日,在二级市场买入了超过1亿美元的小米股票,“我是坚定地看好雷总和小米的”。

“对好公司,市场恐惧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时候,我有幸在13和14年拿了阿里的股票,一直到现在;也从14年开始买入腾讯,可惜买的还不足够多。我强烈感觉小米的未来和阿里、腾讯一样卓越,也许都是伟大。”他说。

业内人熟知,雷军对何小鹏影响颇大,是他先后两个创业项目即UC优视和小鹏汽车的天使投资人,而何小鹏不吝将雷军公开奉为自己的“导师和贵人”。

当然,这是一番投桃报李式互动,而且互动并未到此为止——2019年11月13日,小鹏汽车宣布已获C轮融资4亿美元,小米为投资方之一。

那么,问题也就来了:多达十几万的普通投资者,是否也都能像何小鹏一样,对小米和雷军信心坚定,而且能够“学会忍耐、捂住不放”呢?更重要的是,这“捂住不放”的结果,真的是“赚一倍”吗,这个周期有多长?

能够看到,为了让股价止跌回升,鼓舞投资者信心,小米集团及雷军个人迄今已祭出包括股票回购在内的多重利器。

这当中特别值得关注的一个节点是2019年1月9日。当日上市半年解禁期满,大批股东套现离场。俄罗斯著名投资人、DST创办人Yuri Milner旗下基金Apoletto Managers Ltd减持5.94亿股,套现近60亿港元。受此影响,小米股价当日跌幅达6.58%。

除了发公告表示董事长兼CEO雷军、CFO周受资等多位高管承诺未来365天继续锁定小米股票之外,小米集团分别于同年1月17日、1月18日、1月22日连续多次大规模回购,对股价有短期小幅拉升。此后迄今,这样的回购动作频频发生。

小米联合创始人、总裁林斌,不在上述股票锁定名单上。

港交所“披露易”网站(hkexnews.hk)显示,自2019年8月21日起,林斌连续3日共计减持小米股票4131.34万股,套现3.7亿港元。

在小米股价持续低迷时期,核心高管减持套现,负面作用不言而喻:你总裁都在大笔套现,存在转做其他投资的可能,这让听信了雷军千亿美元市值构想,却深陷窘境的投资者们,到底该如何自处?

消息迅速传播发酵,引起较大风波,各方对小米的质疑和失望也就更深了一层。

同年8月27日,林斌通过小米集团发出公告表示,他将在未来365天内不再减持。同时林斌个人发微博称,小米依然是他事业的全部,“我爱小米,我对小米的未来充满信心,我相信小米模式一定能成功”。

套现动作不是虚构的,此时仅仅口头解释无疑是苍白无力的,管理层推动源头创新,标本兼治地拉高股价,使之峰回路转,让心态上摇摆不定的投资者看到希望,这才是真理。但综观小米产品战略,这一问题,短期无解。

03

谁的AIoT

“AIoT”目前仍是个偏行业、偏技术的词语,尚不如“5G”那样广为人知,它是“AI”与“IoT”的合称。

从字面看,AI,即Artificial Intelligence,说的是人工智能;IoT,即Internet ofThings,说的是物联网;合起来,AIoT就是人工智能+物联网平台的意思。AIoT正是小米在手机之外,重点发力的方向。

2020年1月2日,雷军发出新年致全员信,信中谈到了一个大方向、两个好消息。

依照雷军的表述,前者指的是小米已经明确了“5G+AI+IoT 下一代超级互联网”的战略方向,而2020年是小米5G业务的冲锋年,也是小米推动“手机+AIoT”双引擎的关键年;两个好消息,一个是2019年小米电视出货量突破了1000万台,创下了中国电视品牌的最高纪录,另一个是原联想集团副总裁、手机业务负责人常程,加盟了小米,任小米集团副总裁,负责手机产品规划等。

重点是“5G+AIoT”。

2019年年初,小米曾披露过一个“All in AIoT、5年投入100亿”的方案,并在2019年3月由雷军签发文件成立了一个隶属于小米集团技术委员会的AIoT战略委员会,负责促进AIoT相关业务和技术部门的协同,推动战略落地执行。

也是在那段时间,在2019年的全国两会上,作为人大,雷军提交了一份关于布局5G应用、推动物联网创新发展的建议。

历经2019年这一年的All in AIoT的实践,小米已确认这一方向是可行、正确以及有战略投入的必要的。雷军在2020新年致全员信中说,小米决定在2019年方案的基础上进行加码升级:未来5年,在“5G+AIoT”方向,小米将至少投入500亿元。“我们要把AIoT、智能生活的持续优势转化为智能全场景的绝对胜势,彻底确立智能时代的王者地位。”

小米是国内同行当中较早布局IoT的一个,准确讲,该布局始自2013年年底启动的小米生态链计划。在这之后,小米以手机业务为核心,通过“投资+孵化”的方式,逐步建立起了一个以智能家居为背景的小米系物联网编队,涉及企业200多家,在该领域已形成了竞争优势。目前小米生态链企业已有数家挂牌上市,其中包括华米、云米、石头科技等。

围绕小米的IoT、AIoT、5G+AIoT,雷军近年已先后在多个场合做过多次阐释。其在小米招股书中亦写道:小米已建成全球最大的消费类IoT平台,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IoT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

小米2019Q3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小米IoT平台已连接的IoT设备数(不包括智能手机及笔记本电脑),达2.13亿台,同比增长62.0%;拥有5个及以上连接至小米IoT平台上的设备的用户数(不包括智能手机及笔记本电脑),已增加至350万人,同比增长78.7%;米家APP月活用户已达3210万,非小米智能手机用户占比63%;人工智能助理小爱同学9月份月活用户已达5790万人,同比增长68.6%。

5G时代正在到来,而5G网络的高速率、大容量、低时延等特点,将进一步助推AIoT的繁盛,市场想象空间巨大,小米确有长板,或大有可为。但需要注意的是,在“5G+AIoT”方向上投入重金的,绝非小米一家,当前几乎所有互联网巨头、硬件大厂,包括华为、OPPO、vivo等手机厂商都在以各种方式跟进。

此外,虽然5G已在全球有了初步商用,但完美的网络及大规模商业落地尚需时日。以中国为例,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务副主任、中国电信集团科技委主任韦乐平有个说法,他认为大规模商用或将发生在2021-2027年。

目前看,小米能否最终成为这个领域的最大赢家,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但在手机业务红海渐成血海,向上突破的可能性不断被弱化的情况下,小米将未来希望All In于此,大概已是最优选。雷军千亿美元梦想,成败或在此一疫。就此而言,值得期待。

雷军曾说,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

风似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