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奢侈品电商先行者走秀网:暂停营业,撑不过2020?

奢侈品电商先行者走秀网:暂停营业,撑不过2020?

2020-05-17 08:40 点击:13次 北京 南方 发现 总裁 短信 福田 IP ip 京东

钱玉娟

“我都被炒鱿鱼了,已经不在公司了。”钟琳在电话那头,显得有些不耐烦。

经济观察报记者5月7日在脉脉上查找到钟琳时,他的身份认证是“走秀网副总裁”。不过,对于这个身份,他则表示,自己在4月份就已经“被迫”离开走秀网。

3月20日,走秀网在其网站首页的中心位置发出了一份暂停营业的公告,其中强调疫情在全球蔓延,从而对其经营业务带来负面影响。

疫情这一黑天鹅事件,让不少行业企业始料未及。抗疫期间,因业务停摆,后不堪重负宣布关停的企业案例并不少见。但对于走秀网,距离这家公司2007年成立,2008年上线,已走过一个生肖轮回的12个年头,算得上是国内的一家老牌电平台。

走秀网曾是2008年那轮经济危机过后,第一波嗅到跨境电商商机而创立的企业,它以奢侈品跨境交易为主,比唯品会、寺库更早占据市场,虽然后来也从单一垂直的奢侈品电商转型为全品类平台,可命运多舛,拿下三轮共计1.5亿美金融资的它,因走私案而错过上市,此后变得不温不火。从时下这个节点看,当唯品会和寺库将品牌的大旗插入美股,走秀网这个“前辈”与之相差甚远,近两年更是“无人问津”。

让人深感意外的是,即便走秀网官宣业务暂停,都未能引发外界关注。即使在百度、知乎、新浪微博等平台键入“走秀网”“走秀网暂停营业”等相关搜索关键词,无一相关报道。

当记者提出想了解走秀网近况的采访诉求后,“我只管行政,具体公司经营方面的情况我不清楚”,钟琳反复强调,“你想了解走秀网,去找纪文泓了解情况吧。”

他口中的纪文泓,便是走秀网的创始人兼CEO,曾是被知名风投看中的创业新贵,却在2017年因走私案被捕,然而,从钟琳的回复中,记者意识到,3年前被镁光灯聚焦,被报道锒铛入狱的纪文泓,如今依然是走秀网的大老板,背后实控人。

据一位接近走秀网的消息人士透露,纪文泓本人虽涉案被捕,但并未入狱,而是取保候审,且一直作为走秀网的实际管理人,在职管理中。记者多次拨打纪文泓电话,甚至通过短信和微信与他多渠道获得联系,但他均未回复。

采访过程中,钟琳表示,走秀网暂停业务的决定,“没跟我商量过,我也不知道”,在他看来,纪文泓是当事人及负责人,“谁做的决定,你找谁。”对于无故被裁撤,钟琳言语中透露着无奈,“我正在依法解决这些”,对于其他便不再多说,匆匆挂掉了电话。

采访中,记者发现,走秀网暂停业务,不止让钟琳这样的内部人意外,不少用户、供应商合作伙伴心里更慌了。

追款无门

网购于李琳而言,是一件开心的事,特别是她能在一些电商平台上买到“便宜”的奢侈大牌,“即便需要等一段时间,但花费却是专柜的5-7折,很划算。”

但是,让李琳想不到的是,作为老牌跨境电商,走秀网竟然是个坑,让她狠狠跌了个跟头。

一年前,2019年3月10日,李琳在走秀网上购买了三件衣服,共计2593。可商品迟迟未发货,她随即联系了走秀网客服,申请退款或者发货,可在线客服未予回复。

投诉、等待、再投诉,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过去了……几千块钱打了水漂?几近失望的李琳,仍会时不时点进走秀网,查看那个订单的进程,而结果只会让她绝望。

2020年3月28日,当她再次登入走秀网,映入眼帘的便是首页上的那则醒目公告。“从2020年3月21日开始,我们将暂停业务,恢复营业时间待定。”

走秀网在公告中称其“重要商家多数集中在海外”,受蔓延的疫情影响,“在行动管制与城市封锁下,众多销售和服务受到极度影响而停止”,基于疫情趋势的不确定性,做出决定——暂停业务。

同时,走秀网还宣布将在线客服改为微信服务,“您如果有任何问题,请添加联系客服微信,我们将为您不断提供帮助和支持”,在这一公告的下方,还特别附上了四个客服的微信二维码。

李琳看到消息时,已是走秀网宣布平台暂停服务一周后了。

3月28日,她在315消费保网上投诉中心,写下自己的经历,向走秀网发起投诉。

尽管投诉处理专员在两秒后就对投诉内容通过了审核,可一天过去后,未收到新回复,让李琳无奈地在深夜十点半后进行了两次投诉补充,“客服不回信息”,“另一个客服也不回信息”。

经济观察报记者也依次扫码添加了走秀网公告中的四个客服,虽是一键通过,可以当即发送消息,但此后的客服反应极为一致:无一做出回复。

不难想象,李琳满怀希望向微信客服发出的申诉消息,犹如石沉大海。

3月30日,处理专员回复李琳已将投诉转企业,走秀网在处理中。而让李琳惊喜的是,当天她收到了两件衣服,随后她在投诉平台上添加了一个补充:“还剩一件长袖T恤未到。”

基于投诉平台,如此折腾了3天后,2020年4月2日,耗时388天后,李琳在走秀网买的所有商品终于全部送达她的手上。

就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发现李琳的情况并非孤例。不仅在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上,甚至是新浪微博、知乎等社交属性的平台上,有不少用户、供应商等对走秀网发起投诉,前者多是申请售后,而后者便是倾吐苦水,追款无门。

“2017年的货款拖欠到现在一直未支付。”来自浙江金华的陈红,是走秀网的供应商,“货款本来就不多,2万不到”,但她等不下去了,决定打官司,“我准备发律师函维权了。”

像陈红一样,在2017年后就开始追着走秀网支付货款的人很多。一位在新浪微博上所属公司显示为“英国优庄集团”的女士,干脆把网名改成了“今天走秀网结算货款了吗”。

这位女士曾在2019年9月20日发出微博显示,走秀网“结了一小部分,革命尚未成功,继续努力”,她不曾想,在自己还在自我鼓励坚持下去的时候,走秀网官宣暂停业务。

经济观察报记者看到,这位女士每天都会发出一条配图微博,文字几乎一模一样,就在5月13日晚23点31分,她如是写到,“今天走秀网结算货款了吗——没有!”

戛然而止

当记者将走秀网日前发出的公告告知丁道师后,作为专注电商研究多年的分析人士,他不禁感慨,“一声叹息啊,你不说,我都不知道。”

同样扎根电商领域进行战略分析多年的海豚智库创始人李成东,再次被记者问及与“走秀网”相关的问题时,其反应与丁道师出奇地一致:“它不是早倒了么?”

在他们看来,当走秀网CEO纪文泓因走私于2017年被捕后,走秀网的发展也就划上了句号。

上线于2008年3月的走秀网,其公司主体为纪文泓与黄劲两人于2007年10月联合创立的深圳走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以web端为核心的第一代电商平台中,走秀网主要从事奢侈品跨境交易,也是国内较早从事奢侈品电商的平台。不过,在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嗅到奢侈品消费市场商机的,不止走秀网一个平台,同时期还有优众网、呼哈网、第五大道、珍品网、唯品会、尚品网、寺库、魅力惠、新浪奢品、佳品网、尊享网等奢侈品电商平台相继成立,规模多达数十家。

“走秀网在一众奢侈品电商平台中属于高调的那个,频繁冠名或合作举行各种活动。”一位走秀网早期员工向记者讲述了他印象最深的三件事。

一件是走秀网签下http://3g.163.com/touch/idol/star22成为代言人,其广告更是刷遍了首都的北京地铁站;另外一件便是在2011年,先拿下了美国风险投资机构凯鹏华盈的2000万美元风险投资,半年后又获得了美国著名私募基金华平投资集团的1亿美金的投资,直接创下了彼时中国电子商务史上的最高B轮融资纪录;再一个便是明星企业家光环下的纪文泓当选为了深圳福田区的人大代表。

查考过往资料,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到,融资及市场发展向好,让走秀网不断释放出信号:从自营转向与海外平台合作,与名品店、合作伙伴等建立合约,由此做强“海外直发”。

彼时,走秀网打出的口号是“货品保真”,就连CEO纪文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频频强调其供应链的能力足以保障货品供应。

然而,2015年,走秀网完成3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业内纷纷议论其IPO进程规划之际,平台走私的负面消息传出。

原来,我国跨境相关法规规定,服饰和箱包的行邮税达到30%,高档手表、高端美妆产品的行邮税高达60%。但走秀网平台上的商品多为直邮模式进口,税费也是其自身承担。

不要小觑商人的头脑。从《南方都市报》2016年4月的报道中可知,走秀网将从欧美等境外供应商采购的奢侈品服装运至香港,交付给深圳某物流公司组织“水客”,通过旅检渠道“化整为零”,走私进境,入境后集中运至深圳仓库,由仓库人员收货并支付“水客”带货费用后,再安排将货物转运至电商公司的仓库;在另一个渠道,公司提供虚假价格资料给深圳市某海淘公司、广东某物流公司,以低报价格、伪报贸易性质的方式通过快件渠道走私进境,将本应以一般贸易方式进口的货物,伪报成个人自用物品以“E特快”方式通关,并对每批次进口货物的申报价格调至人民币800元以下,大幅降低应缴税费。

经调查,纪文泓与走秀网涉嫌参与走私的部分案值高达3.21亿元。在2016年5月,纪文泓的福田区第六届人大代表的职务被暂停,而他本人自知触犯法律,潜逃至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直到2017年8月16日被捕归国。

“走秀网使用的第三方跨境转运机构涉嫌走私案件,走秀网的个别人员被调查。”尽管走秀网通过官方微博对走私案在2017年8月17日做出回应称,所有业务一切正常,但李成东认为,“连老板都坐牢去了,这公司走向没人关注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百联咨询创始人、私域电商研究中心主任庄帅曾供职于走秀网,尽管不到一年时间便离开了,但他也持续关注着这家公司的发展,“直到老纪被抓进去后,就没有关注了。”

导火索

丁道师形容走秀网“像上古生物一样”,尽管在纪文泓率领下,走秀网曾被冠以明星团队、创业新贵等标签,但他认为在走私案发生后,走秀网在行业内再无影响力,“核心高管违法犯罪,问题是非常严重的,甚至是让这家平台走向灭亡的导火索”。

从实际情况来看,走秀网近两年来确实鲜少进行大动作。即便从百度搜索与其相关的消息,2018年至今,关于走秀网的新闻报道几乎可以用“空白”来形容。

上述采访对象在采访的过程中,虽对走秀网近两年的发展现状不甚了解,但他们对于这家平台“又撑了几年”,仍表示惊讶,更多则是感叹,“奢侈品垂直电商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都不是特别顺利。“庄帅如是说到。

记者了解到,尽管目标锁定奢侈品交易而生的平台众多,但基于后期市场的发展约束,以及对自身供应链能力有所审视后,不少平台不乏转型或分化。像唯品会转型品牌尾货,而尚品网走上了轻奢之路,优众网发力线下实体店等。就连走秀网也决定放下“奢侈”,转向全品类平台。“电商平台切入奢侈品领域,可能有短期效应。”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商务研究中心主任王健一直不看好奢侈品电商,他认为包括走秀网在内的跨境电商平台,对国外奢侈品的研究应该注重如何赋予一个产品“价值规律”,而非“从营销角度去讲故事”。

在王健看来,“很多人走错了方向。”回顾过去几年里,奢侈品电商领域出现的倒闭潮,从呼哈网、新浪奢品、尊享网、佳品网等相继倒闭,2019年8月,曾在鼎盛时期估值达10亿美金的尚品网也突然倒掉。如今,走秀网的车轮也戛然而止。“奢侈品电商领域里,成功的公司特别少,也就一个上市了。”李成东虽然提到了寺库,但不可忽略的现实是,寺库上市即破发,市值大缩水。

在走秀网遭难的2017年,“后生”寺库赴美上市。但作为奢侈品电商第一股,上市不过是囧途的开始。自上市后,寺库股价持续下跌,如今浮动于3美元上下,相较发行价13美元/股,跌幅近80%。记者发稿前,寺库的股价低至2.6美元/股,市值仅为1.3亿美元。

李成东看来,不论是走秀网还是寺库这样的电商平台,获客成本高,用户复购率相较其他综合类平台也存在劣势。“奢侈品牌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很难授权给电商平台。”尽管近年来LV、Dior等奢侈品牌频频“触电”,不仅自建线上渠道,还乐意与天猫、京东等平台合作了,但李成东直言,“它们的定位并非销售功能,更多是品牌的营销展示。”

奢侈品专家、要客研究院院长周婷也有同感,“垂直奢侈品电商没有机会。”在她看来,这类电商平台多缺乏品牌正规授权,“平台承诺保真没有用,货品来源有问题,伤害就会极大”。

王健也表示,电商平台短时期内可以用奢侈品来溢价销售产品,而这些产品多来自货源复杂的供应商,“奢侈品牌自身不会允许这种情况长此以往。”

周婷直言,品牌授权是国内的跨境垂直电商们一直解决不了的问题。而这正是,走秀网在以单一垂直奢侈品电商模式为主阶段不惜违法走私的背后诱因。

时下境况

曾引发整个跨境电商领域动荡的走秀网走私案,于2017年8月纪文泓归案后告破。

但曾被镁光灯聚焦的走秀网、纪文泓,在那之后,鲜少有人再提及,直至走秀网发出那份业务暂停的公告。

从钟琳的简短言语中,记者不难理解,涉及走秀网的经营决策,来自于背后的大老板纪文泓。而这位曾涉案、被调查的企业家,现在又在哪里,做着什么?

5月14日,经济观察报记者联系上了走秀网走私案的相关代理律师吕友臣。在与其进行微信通话时了解到,当前案件一审已经结束,部分当事人提出上诉,案件进入二审程序,最终结果尚需等待。

作为一名律师,吕友臣的执业领域是进出口通关等相关法律服务,其中包括进出口合规、风险管理、AEO认证、海关稽查专项服务、海关行政处罚案件代理、走私犯罪案件辩护等。

吕友臣所在的律师团,多年来一直专注跨境电商领域,接手的案件也数不胜数。其中,最受媒体关注的还是在2016年爆发的走秀网走私一案。

在采访中,吕友臣坦言,这一案件颇具复杂性。自2018年审理以来,前后共进行了4次开庭,“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都存在较大争议。”他表示,这一案件的审理过程也是比较少见的,也从侧面反映出,近年来跨境电商从业者面临着风险高发的窘境。

记者查询相关报道获悉,潜逃海外1年零3个月的纪文泓,在2017年8月16日被捕归国。但纪文泓的实际情况,经一位接近其的消息人士透露,被取保候审后,在过去两年多的案件审理过程中,纪文泓也一直作为走秀网的实际管理人,行使权责并在职管理中。

暂停业务至今也已月余的走秀网,近况如何?会否就此彻底关张?记者虽然带着种种疑问,却因纪文泓的电话无法拨通,不得而知。

作为中国第一代奢侈品电商的代表,走秀网虽即将消失于电商江湖中,但需要提及的是,它曾在跨境电商发展史上留下过注脚,而疑问是,它会就此折戟吗?

走秀网原员工、现任深圳触电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创始人龚文祥,4月5日发布的微博中可见,“中国最大的奢侈品B2C电商走秀网(我以前的老东家)转型做微信卖货。支持。”

走秀网转型“微商”?对此,记者向分管运营事务的走秀网副总裁牟清加以求证,但截至记者发稿前,未能获得进一步信息。

(文中受访对象李琳、陈红均为化名)

(原标题:奢侈品电商先行者走秀网:暂停营业,撑不过2020?)

(责任编辑:丁广胜_NT1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