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曾获雷军赏识,但坚持自己创业,现在他过的怎么样?

曾获雷军赏识,但坚持自己创业,现在他过的怎么样?

2020-05-21 12:02 点击:22次 北京 总裁 大数据 数据 mini ds 理念

来源:猎云网

文:林京

“都说四十不惑,我觉得自己提前到了。无论是对自己的认知,还是公司未来发展,现在都很清晰。”

毕业于武大学的屈伟,是位80后创业者,氢数据是他的第二次创业。毕业之后,屈伟原本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优秀的程序员,在北京立足。在雷军的鼓励下,加之怀揣着改变世界的梦想与使命感,走上创业的道路。

回顾第一次创业,屈伟用「匆忙」来形容,6年之间,自己并没有做好一个创业者的准备。在团队管理、人际交往等方面,都存在诸多问题,导致公司受困于规模,最后选择被上市公司并购。

接触易经之后,让屈伟对创业、对人生有了新的思考。期间,雷军曾找他加入创业团队,但是屈伟拒绝了,“既然选择了创业这条路,我就要走到底,有一种使命感未完成的力量在驱动着我。”

对屈伟来说,创业也是不断认识、改变自己的过程。比起第一次创业时的「仗剑走天涯」,现在的他,抹去性格上的棱角,多了一份沉稳,能够从全局来规划公司的发展。

而不变的是,他想用大数据去做点事情的使命。

让人工智能技术更好地服务于企业、帮助企业转型,是他一直想从事的方向。2018年年底,屈伟开启第二次创业,回到熟悉的大数据赛道上,帮助企业解决“生存”和“增长”两个最直接的问题。

保生存方面,即通过大数据还原真相,来为危机漩涡中的当事主体提供对话改善的空间;促增长方面,即化危为机,做好品牌的塑造和升级。比如某知名保险公司有款产品,网络上对它误解的声音比重非常大。氢元数据通过大数据追踪背后负面声音,找出核心问题所在。让这个产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从80%负面提升到了80%正面。

简单而言,氢元数据就是运用大数据,帮助企业进行市场决策、数据监测和品牌竞争分析等。以精细化运营体系为核心,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氢元数据相继服务了几十家互联网、能源、保险、快消等行业的领军企业。

不同于第一次创业,现在屈伟已经完全把自己融进创业者的壳子里,对公司的定位和方向都很清晰。“一旦你目标清晰了,你的路都很明确了,怎么走的问题那就容易了。”

从“傲气”到“否定自己”

2007年,从武大毕业两年半,屈伟开发了一款站长CMS软件NiceWords,赚得人生第一桶金,并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雷军。

在雷军的鼓励及两个合伙人的帮助下,屈伟于2008年成立红麦软件。成立三四年之后,包括像腾讯、百度当时主流的互联网公司和滴滴等新型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公司的客户。

如今回想起来,屈伟用「高傲」形容当时的心态,比如对互联网运营熟稔于心的他,经常会写评论文章、写博客,分析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发展,观点犀利、鲜明,经常引起业内人士关注。

“那个时候的梦想很大,总觉得最牛的公司也不过如此,我得去做点改变世界的生意。”屈伟说。

申新是2010年加入红麦软件的,对屈伟的第一印象是一个比较腼腆的技术男,不爱说话。他记得去公司的第一天,屈伟正在跟员工讲一个编码程序,思维逻辑都很严谨。

“我是东北人,比较习惯传统的国企机制,加入红麦软件之后,感觉到整个团队气氛是特别积极向上的,是一个学习成长型的团队。”申新觉得,屈伟解决问题的能力很强,感觉同样一个技术产品,别人也许实现不了,但是他可以实现。他对专业技能要求也比较严格,但是会给程序员试错的空间,并且愿意把自己的一些资源分享给你,充分给你信任,让你放手去做。”

以程序员身份创业,对屈伟来说,是一把双刃剑。创业到第三年,屈伟感受到“不对劲”,因为公司一直没有主动开发客户,规模没有增长起来,仍然处于养活自己的阶段。

“我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技术或者是一个产品人员这种思维在运作,看不到全局,所以对公司的运营、对自己的定位都不清晰。等醒悟过来,时间已经有点晚了。”屈伟告诉猎云网,公司成立三年时间里,没有CEO,他给自己的名片上印的是副总裁。如今回忆起来,他觉得自己是不想承担那份「责任」。

意识到问题之后,屈伟对公司架构进行了调整,挖到一些很牛的销售团队加入,但是并没有产生1+1>2的效果,主要是团队之间配合度不太够,沟通不通畅。

时间走到2014年,在中关村立方庭,与屈伟同时创业的,还有知乎的周源、趣店的罗敏。眼看着周围的公司一个个做大起来,而自己的公司规模做不起来,屈伟变得焦虑起来,甚至开始否定自己。

2014年底,一家上市公司给红麦软件抛来“橄榄枝”,屈伟也正好想去大的企业感受一下经营管理的模式,便同意并购。

“后来,大家一块去吃饭庆祝,当时他(屈伟)特别感慨,在我印象中他是一个特别理性的人,但那一刻他很感性。他梳理了过去创业的经历,也准备在新的平台上,大干一场。”申新说,一直以来,屈伟就像一个舵手,指导整个团队的方向,团队成员当时也都是激动中带着感动。

然而,并购后的结果却事与愿违。由于合同上很多条件没有写清楚,导致当时踩了很多“坑”。最后,由于违背了并购初衷,屈伟与团队便匆忙的离开了。

“不惑”

第一次创业之后,留给屈伟更多的是困惑,“很多事情,想不明白”。

屈伟是湖北麻城人,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无论是学业上,还是工作上,他从来都是「不认命」,他觉得自己有一种能力——可以把自己的「不优秀」调成「优秀」。

比如初中时候,他转到麻城的城区去上学,各种不适应之下,成绩下滑很严重。他会及时调整自己,到了初二的时候,成绩已经名列前茅。大二的时候,屈伟想当程序员,本来是水利专业的他,就把图书馆所有值得看的编程类书籍都看一遍。大三的时候,屈伟成立了网页制作协会,自己做会长,还为校内老师做了很多项目,这在当时武大校园内,也算得上是一件很牛的事儿。

所以,公司发展到中间的时候,屈伟一度觉得,自己也是可以把公司「调」好的。但是创业6年,公司却没有起来。整个2015年,极大的落差心理,让屈伟很焦虑、迷茫。“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创业,而且去上市公司之后,沟通的也不是很好,就觉得好像哪都不行。”

休息时间里,屈伟一直在思考两件事。第一,对自己的定位非常不清晰,创业的心态应该是,需要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作为一个TO B的企业,你不只是程序员、不只是CEO,你也是个销售。第二,与人合作的能力,对创业者来说是很重要的。

屈伟说,自己特别喜欢的一句话是:低头走路的时候,也要抬头看天。创业者不能只是埋头苦干,还需要去做很多事情,来经营好公司。

2017年,偶然接触到易经之后,让屈伟结束了这场心理缠斗。对于人生、对于公司,他有了一些新的思考。

过去,屈伟掉入了一个叫「宿命论」的理念中,认为命定了就不动了。现在,他明白命运是可以调整的,所以,第二次创业之后,在他的带领下,公司的成长变化也非常大。

现在,屈伟习惯每天打坐半个小时,在这段时间,他觉得自己获得一个第三方视角,去审视、去反思自己的一切行为。

“他(屈伟)比较谦虚,总觉得自己公司没有做大,总想总结一些创业的教训,老说自己的性格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申新说,其实与屈伟共事十年,他一直都很相信屈伟的“领导能力”。

不过,申新坦言,接触易经之后,他确实变化了很多。在一起开会时,感觉他现在格局更高,看的事情更远。而且,他学会顺势而为,比如在这次疫情中,如何主动寻找机会。

“都说四十不惑,我觉得自己提前到了。我现在更加了解自己,也分析到过去一些看似偶然的决定,背后都有其逻辑。对于未来,我也有了清晰的规划。”屈伟说。

变化与转型

在第一次创业的十年之后,2018年年底,屈伟订好创业方向是智慧数据驱动业决策,希望继续拿大数据技术去服务于企业客户。

总体而言,氢元数据就是通过一套保生存、促增长的产品线,让企业获得收益。由于传统舆情,只能被动的应对、解决危机。但是氢元数据,化被动为主动,把一些危机事件变成企业的机遇,颇受企业认可。

这两年,屈伟也在不断地尝试,比如通过大数据的方式,来保护知识产权。比如,氢元数据有跟视觉中国合作,帮助他们进行盗版图片的追溯和固证。

未来,屈伟希望能把大数据用在具体的行业和领域里面,帮助企业做决策。“我还在探索中,还没有特别清晰、明朗的行业方向,我希望未来一两年明确好1~2个非常具体的细分的领域,深入下去。可能那个时候,就是企业能够腾飞的时候。”

现在公司业务还没有呈现爆炸式增长,屈伟也并不着急去融资。“创业是给自己创业的,不是创业给别人看的,所以不需要在意别人说你到底有多少市值、有没有融资和到底怎么样等等,专心把业务模型跑通了,才是关键。”

目前,氢元数据主要服务的客户还是大型公司,随着模式的成熟,会进一步拓展。用大数据解决营销问题的公司有很多,屈伟希望通过提供个性化、专业化和精细化的运营服务,让服务口碑是超出用户的预期,来保持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也是长期稳定之道。

但作为一个TO大B的公司,屈伟也意识到,现在团队整体销售力量偏弱,理论上应该是销售很强才对,但现在主要靠的是产品。

“这也是今年我要转型的地方,我也要做销售。”第二次创业,对于创业者身份,屈伟显然做足了准备,并且主动让自己去尝试不同的业务。屈伟说,现在不会考虑自己喜不喜欢,就做了再说。事实证明,疫情这几个月期间,效果非常明显。

使命感

“使命没有完成,得继续。”谈及为何开启第二次创业,屈伟如此说道。

在屈伟看来,创业者的核心是找到什么是你该做的,然后把它做好。而且这个事是你必须做下去,你不可能绕了。

疫情期间,作为北京麻城商会秘书长,屈伟组织协会成员,把抗疫物资送到家乡。在驰援麻城过程中,也让屈伟收获颇多:首先,这考验着自己的组织能力,需要把这个相对松散的团队组织好,才能发挥最大力量。其次,一直在互联网行业深耕,这次与商会里面各行各业的人接触和沟通,可以了解他们的思维模式。

“所以,看上去好像我们做了一个公益的事,也花了很多时间,但是学到的东西非常多,内心的那种愉悦感很强。”最主要的是,对未来如何带自己的团队,从管理方式等各方面,他也有了新的思考。

屈伟第二次创业的团队中,有4位核心成员,都是从第一次创业就一直跟着他。申新就是其中一个,他说第二次依旧选择与屈伟并肩作战,是一个「顺其自然」的事情,没有过多的想法,就是非常坚定的信任屈伟。再者,自己是东北人,很注重这种兄弟情义。

“大家都是想着一起做事,插一杆旗、一条心,就往前冲。”申新说。

创业是九死一生,屈伟说,能有一帮相互信任的人一起努力,是弥足珍贵的。“就算哪一天创业真的遇到危机、遇到困难,大家一起扛。这种感觉,我觉得是拿别的东西换不来的。”

“因为说实话,在北京这个地方,大部分团队成员,从本质上说,都是背井离乡的,都会有漂泊感。当大家齐心协力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抱团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找到了‘根’。”屈伟说,对创业者来说,团队是最重要的,团队在的话,人就是有底气的。

耿爽卸任外交部发言人 微信已支持改微信号 硕士保姆立志要做家政女王 美国75岁男子被警察推倒受重伤 孙艺珍深V长裙 会动的摄像头 安以轩怀二胎 百想艺术大赏 全国影院开业时间须统一 北京解除湖北人员进京限制 全球房价最高十大城市 生田斗真结婚 乘风破浪的姐姐全体阵容 妈妈陪女儿考研双双被录取 穿山甲由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提升至一级 北京社区不再进行体温监测 华盛顿纪念碑被闪电击中 肖战更博 喻言小号 假如怀孕时一直看可爱宝宝 IU亮片长裙 小学生数学考试偷偷查字典 周五给人的感觉 90秒回顾耿爽外交金句 江歌母亲提200余万赔偿诉求 金白开 黄圣依 一个箱子也能乘风破浪 独臂篮球少年父亲回应被关注 北京应急响应下调为三级 问过了烤串是好吃的 刘雨昕节奏病MV 杨紫鲜花草帽造型 库里录视频回复独臂篮球少年 水千丞跟巫哲的贫富差距 黑天鹅之梦礼裙 钟美美称想考北电学表演 老师含泪为3千名毕业生打包行李 古风仙鹤美甲 你看剧和别人看剧 没想到蝴蝶也能遛 周冬雨复古油彩封面 江歌母亲刘鑫均未到场参加庭前会议 羽毛花瓣妆 南京出台限房价竞地价新政 淘宝 不改 河北应急响应下调为三级 北京7月1日起医院将建安检制度 全国晒黑预警地图 北京适时开放境内团队旅游业务 国青6名球员违纪外出饮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