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阅文在腾讯里“淘宝”

阅文在腾讯里“淘宝”

2020-05-15 10:11 点击:15次 ats 无限 数据 mini

徐公子胜治是网文免费模式的“反对派”。如果说免费与付费之争只是阅文发展的战略问题,那么阅文与网络作家之间的合同引发的争议,则是一个关乎每个从业者切身利益的问题。

来源:蓝洞

原标题:阅文在腾讯里“淘宝”

撰文 | 赵卫卫

阅文集团管理层变动以及合同风波仍在发酵,徐公子胜治(笔名)在网络小说论坛“龙的天空”里,连载了近三万字的长文《文学网站与作者》,表达自己对这一事件的态度。

徐公子胜治是网文拓荒者之一。2006年,徐公子胜治就签约起点中文网,见证了网络文学产业在此之后的崛起,陈天桥也曾赞誉过他的作品《神游》,而更早之前,他做过12年的证券分析师,是第一代持证上岗的证券分析师。

前证券分析师和网络文学创作者的双重身份,让这篇三万字长文不光是一份网络文学亲历者的自白,更是一份对网络文学产业的个人洞察。

在接受「蓝洞商业」专访的当天,徐公子胜治更新完了“万言书”。全文分为五部分:网文产业的源头;网文合约的变化趋势;利益共同体与帕累托改进;市场破坏者与合成谬误;本次事件为何成为跨行业的热点。

在文中,徐公子胜治回溯了网文产业从一个细分市场壮大的过程,早期网络文学网站免费,但这种模式“可能让少数作家个体成功,但培育不了一个细分市场,就谈不上创建一个规模产业。”

徐是网文免费模式的“反对派”。

在他看来,网络流量经济中存在一种流量陷阱:因为某种特定的消费需求被免费满足所吸引聚集来的流量,其流量的最大价值,不超过“这种特定需求本身的市场价值”,或者表述为“人们为了满足这种需求所节约的消费成本”。

而且,网络文学网站最根本的性质是一个销售平台,它本身不生产产品,只负责将作者的网文转化为商品。他把网站比喻为商场,提供摊位给作者卖网文,按照约定的比例分配卖网文的收入,这种商业模式取得了成功并发展,因而可以理解为,“阅文是淘宝模式,而不是腾讯模式。”

就在徐公子胜治撰文期间,阅文管理团队与网络作家召开恳谈会,会上明确付费和免费阅读都做,同时会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渠道和收益体系。而选择哪种模式,阅文将主动权交于作家自己。

在5月13日腾讯2020年Q1财报电话会上,腾讯再次明确,阅文集团将“通过免费加上会员订购的模式来获客,为数字内容带来更多附加值。也希望阅文可以和视频、游戏板块有所合作,带来更多价值。”

如果说免费与付费之争只是阅文发展的战略问题,那么阅文与网络作家之间的合同引发的争议,则是一个关乎每个从业者切身利益的问题。

作为一个网文产业受益者,徐公子胜治经历过不同时期网络文学合约的变化。早年间网络作家与网站关系朴素,通常签署五五分成的“电子版权销售分成协议”,一度他还作为甲方,跟网站签署过“委托销售协议”,将作品的电子版权委托给乙方也就是网站代为销售。

而从2004年盛大文学成立之后,资本的扩张加剧了竞争,行业开始出现“全版权买断合同”以及衍生出来的“委托创作协议”,平台承担买断风险,也将收获全部的超额利益,“但对于作者来说,等于是一次性让渡了作品的所有权益,可能会损失经济发展的时代红利。”

合同的变迁和冲突折射的是网站与作者关系之间的变化,按照“帕累托改进原则”,徐公子胜治作为一个资深从业者对合同变化的细节做出解读。

在徐公子胜治看来,网站与作者已经不再是商场与业户的关系,网站开始成为作品的经纪人,而且进一步进化成“作者经纪人”。这些导致网文从业者激烈反对合同条款,已经背离了“帕累托改进原则”,甚至其中部分已经超出委托创作关系,变成聘用情况下的职务行为。

阅文新管理层程武在恳谈会上曾表示,会在1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所以,关乎网文从业者切身利益的问题,诸如作者与网站的关系明确为合作,收入数据透明度得到保障,授权范围和年限必须明确等等,届时都将得到进一步回应。

“这次事件,是历年来积累的矛盾突破临界点之后的一次总爆发,同时也是解决矛盾、做正向宣传推广的最好契机。”徐公子胜治认为。

以下为「蓝洞商业」对话徐公子胜治的专访内容:

蓝洞商业:阅文高层变动和合同风波之后,触发您写作“万言书”的出发点是什么?

徐公子胜治:虽然业内早有一些这方面的“预言”,但当它发生了,还是会感到意外。网络文学并不是腾讯的核心业务,当阅文集团成功上市之后,是继续推动网文产业的发展,还是为腾讯整体产业生态链贡献出更多的价值,从腾讯的角度,后者恐怕才是其更重要的使命。

是利用腾讯的优势继续深耕这个细分市场,还是用内部产业链条融化这个边缘业务,这是一个战略调整问题。战略调整就存在失误的可能,假如失误对腾讯而言不会伤筋动骨,但对网文产业的冲击却会很大。而且不论怎样调整,都要看它的措施本身是否合理。

这次事件,是历年积累的矛盾问题突破临界点之后的一次总爆发,我写《文学网站与作者》这篇长文,出发点就是希望网文产业能有更好的发展,劳动者的劳动能得到更合理的尊重与更公平的回报。

目前,阅文集团拥有相对充足的作者与读者资源,但这是建立在网文产业发展基础上的。读者是被内容吸引来的,而内容不是阅文生产的,都是作者生产的。阅文只是一个中间发布与销售平台,无论发展什么产业模式,首先要搞清楚产业逻辑。

作者不是阅文的雇员,是没有生活保障的,在通常情况下,他们只是将作品各种版权授权给阅文集团销售,收入完全依赖作品的市场销售情况。这次合同事件暴露出来的问题,就是平台扭曲了这种关系,没有改变关系的实质,却单方面去改变权利和义务。

有一个核心问题需要明确,阅文平台的内容资源并不是它自己的,除了少部分已出价买断的版权,其他大部分内容资源都来自于作者的授权。而作者的授权不应该是无条件的,不应该被随意使用并无限索取。

蓝洞商业:作为一名资深的网文创作者,除了阅文之外,你也与网易等多个平台合作,这次合同事件爆发出来的问题,是全行业的普遍性问题?

徐公子胜治:阅文集团在腾讯内部虽不处于业务核心的地位,但在网络文学产业中却处于强势龙头地位,也是这个细分市场的奠基者,占据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所以,阅文集团出现的任何问题,都具备行业代表性,会影响到整个产业格局。

假如阅文集团不能很好的处理这次爆发的问题,可能会面临资源的长期流失,很多人将不会再选择从事这一行业,至少很多新人会放弃。

假如业内其他平台能抓住这个热点机会,未尝不可以改变行业格局,成为新的内容产业龙头。

蓝洞商业:你用卖烤串的例子形象的表达了付费的必要,阅文是淘宝模式也是对历史的概括,但如果着眼于未来,免费对付费的冲击似乎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徐公子胜治:其实所有的网络文学都有免费的部分,至少有开篇几十万字的免费公众版,读者有继续阅读的欲望才会购买后续免费章节。而那些未能签约上架的作品,一直都是全免费的。

但我不认可你所说的趋势,除非社会产品已不再按劳分配而是按需分配、除非你能否定生产创造价值这一最基本的经济原理。既然谈商业模式,那么抹杀产品本身的商品属性就是一种悖论,都讲自己的道理不如去讲原理。

价值不是流量创造的,而是内容创造了流量,真正有价值的就是内容本身。不论哪种销售模式,都要有最终的消费者来买单,否则就成了单纯的骗融资收割。

内容的阅读者,就是内容的消费者,这个产业才有存在的基础。

蓝洞商业:付费论调针对的是C端用户,免费论调者们更着眼的是To B的方向,通过用小说来培养用户,未来通过影视、游戏等衍生品来商业化变现,你并不认可这一方式? 

徐公子胜治:别的先不说,就告诉你一个事实,你选择从事一个行业,可能要等十年才有收入,或者一辈子都等不到,你还会在今天就有热情吗?你知道一部成功的网络小说创作周期有多长吗,就算你有热情,但是别人呢?

假如是那样,少量的网络小说作品应该还会存在,少数的优秀作者应该还会出现,但这个产业会存在吗?这与我本人接不接受无关,就算我个人能够接受,也并没有什么代表性。

内容产业是上游一个源头,而不能退化为下游产业的一种附庸,那样它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

然后再反问一句,你认为影视、游戏等版权可以收费,那么文字版权本身为什么就不可以收费呢?这完全是不同的市场,影视、游戏是不同产品,有它们各自的消费者。

而且,绝大多数网络文学作品是不可能开发成影视、游戏产品的,衍生版权市场没有那个容量。

文字版权本身的销售成绩越好,衍生版权的市场价值才会更高,不能放弃根本。假如说文字版权应该免费,那么影视、游戏版权为什么就不可以免费呢?

而有些人想推行的免费,恐怕不仅指文字版权免费,心理想的可能是将作品的全版权都免费拿去使用吧?

蓝洞商业:从《神游》《地师》到后来的《方外》,在你创作的诸多作品中,通过影视或游戏衍生改编扩圈成功的例子有哪些?

徐公子胜治:我的《神游》、《方外》等作品,早已售出了影视、游戏等版权,遗憾的是项目开发一直没有完成,我也一直在期待中。

这也反映了衍生版权开发的一个特点,投资规模大、项目周期长、决定因素复杂,最终是否成功,作品内容的因素只占其中很小的比例。

蓝洞商业:你期待平台向作者让渡哪些更多的利益?一个良性的网文生态应该是什么样子?

徐公子胜治:作者从不奢求平台让渡什么利益,只希望能保护本该属于自己的合法权益。我认为的良性的网文生态,是能很好地保护创作者的权益、激发他们的创作热情,不断吸引人投身其中创作出更多的优秀作品,达到市场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