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新基建,带来什么样的新未来?

新基建,带来什么样的新未来?

2020-03-17 17:21 点击:9次 数据 大数据

3月4日,中央在一次会议上强调要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被称为“新基建”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承担着疫后经济复苏使命,是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很快成了产业界热门概念。 本次“新基建”对产业的影响同样不容小觑。截至目前,13个省份相继公布2020年投资计划,投资金额已高达34万亿,相当于2019年全国GDP的三分之一,且这一数字依然在增加中。从投资规模来看新基建比当年的四万亿更可观。而从投资方向来看,新基建会更多聚焦科技相关产业,正是因为此,科技巨头有望吃到这波新基建的最大红利。

那么,新基建可能对于互联网行业有些什么影响呢?首先,互联网行业会有些什么机遇呢?笔者觉得,这一次的新基建,对于互联网企业和整个科技行业会有着很大影响。

首先,从过去所说的基建来看,主要是指2008年的高强度的基建计划,那一次基建虽然有一些弊端,但是也给中国带来了高效率的高铁等基础设施,这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效率。而到目前为止,我国的基建已经具有了比较好的基础,但是现代化的产业结构更加需要的是高效率的信息化的基础设施支撑,在这方面我国的基础还是有很大提升空间。

比如说我国的工业从长远来看,信息化的基础还很薄弱,还没有完成数字化,更谈不上高度智能化,而且设备之间很多的标准还不相互统一,这使得工业互联网大有可为。数字化基建就是说更加提升基建的知识含量和技术含量,从而提升企业的生产效率以及供需匹配的效率。同时,虽然传统的基建已经很大程度上提升了交通效率,但是信息化的效率还不够加强,数字几件有可能能够让人际之间能够更好地进行跨地域的交流,从而让商务交流更加便捷。

第二就是数字基建符合中国经济转型的主方向,那就是数字经济。中国的数字经济已经有了很庞大的规模,在全球范围了处于前列。数字基建将带动数字经济的发展。过去我国的数字经济发展主要是消费互联网,充分利用了市场的力量,以市场自发形成为主,而未来我国将在新基建后提升我国的数字经济基础水平,强化产业互联网和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从而使得数字经济的产业链延长,更加提升产业效率。

第三新基建更加地重视绿色化和可持续化,过去的基建虽然效率高,使得我国有了基建狂魔的称呼,充分应用了我国的人力资源丰富的特征,但是也造成了大量的污染,不够绿色化,而新基建专注于的数字技术,带来的污染更少,更加可持续化。

当然,数字基建的规模投资也需要因地制宜地进行,不能盲目大规模投资,要带动更多的民营企业加入到数字基建的队伍当中,未来需要国企和民企共同推动数字基建,要积极发动民企参与重大科研攻关项目和投资项目,从而推动原创性技术的创新。

关于新基建的一个问题,有一个疑问就是投资量还不够大,同时带动的就业还不够多,但是笔者认为在新经济时代不能来孤立地看待这个问题。对于人工智能等行业,很多学者有个根本的观点就是说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将使得很多人失业,同时也会创造很多的新职业,数字基建也是如此,随着投资下去,可能将促进劳动力的转型。数字技术需要一定的知识含量才能进入核心的部门,但是也要看到,这会拉动我国的劳动力的素质提升,通过培训等项目来提升劳动力的知识水平,未来随着人口老龄化的趋势,未来的劳动力必然会需要更高的技术素质,而推动数字基建可能培训更高素质,更加适应新时代的劳动力队伍,同时,数字基建的产业链很强,随着数字基建的发展,很多的新职业也会诞生,比如说数据标识就是一个引入注目的新行业这些新职业和程序员和工程师队伍将形成均衡的人力资源结构,从而拉动就业。

经济学家罗伯特·索洛在上世纪90年代说过这么一句话:“计算机时代的踪影无处不在,唯独没有体现在生产率的统计数字中”。也就是说,他对通过技术进步来保持一个比较高的全要素生产率是持一种怀疑态度的,因为他至少没有在美国的经济发展过程中体现出来。这是一个关于新经济的质疑,但是这方面问题也有争议,首先新经济对于全要素提升率的统计比较复杂,也有很多经济学家认为信息技术对于经济增长率有着显著的作用,根据社科院蔡跃洲的测算结果表明,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数字经济呈现出超高速发展;数字经济整体的增长速度,从1993年开始到2016年,测算的是17.5%,这个增速比同期的GDP增速9.5%是高很多。更有意义的是数字经济所呈现的结构性特征。首先,数字产业化(数字部门)的年均增速为14.8%,接近15%;而由渗透性衍生的产业数字化这部分,整体增速则高达24.1%。这意味着 ICT的渗透或者说推动产业数字化将是未来我们形成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的方向或者动力来源。第二是新技术对于经济作用的增长作用具有滞后性,很多技术都是延长了一段时滞才对经济增长显示出了作用,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时,也有人质疑新技术对于经济增长没有立竿见影的作用,第三,新技术对于社会体制和经济体制改革有着很大的作用,比如疫情让社会和政府更加认识到了大数据和智慧城市的作用,经济和社会治理体制的变革对于经济增长和民众福利的提升有重要作用。

经济学家布莱恩阿瑟在《技术的本质》中指出,技术的增长有内生性,会逐渐生长出新的内容,美国经济学家泰勒•考恩在《大停滞》 中指出,近几十年的技术的发展并没有人们想想象得那么的高,正如彼得泰尔所说,我们以为会出现其他更大的科技成果,结果却只出现了十四个字符(推特)。但其实技术到了某个阶段自然会出现某种限制,但是新基建这种对于技术的高强度投资,可能能够使很多技术成果实现连接,最终出现某种新的重要技术成果,,回观二战后,大量技术成果也是在二战的高强度技术投资成功实现军转民,DARPA对技术研发的高强度支持也促进了很多重要技术的发展。因此要对技术的发展有信心

因此,数字基建和传统的基建有着一些不同之处。未来有着很广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