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迅雷管理层更换前后爆发冲突:前高管面临民事和刑事指控

迅雷管理层更换前后爆发冲突:前高管面临民事和刑事指控

2020-05-21 12:33 点击:12次 总裁 大数据 数据 mini

雷帝网 雷建平 5月21日报道

迅雷董事会改选和管理层更换背后,也是暗潮涌现。

前迅雷CEO陈磊日前说,“我不得不站出来了。”

陈磊站出来的原因是:5月19日,陈磊的老部下,一位网心科技原高管,因一家名为“兴融合”的关联公司,被新的网心高管团队叫去沟通,同时遭到民事和刑事指控。对方明确提出,“告的不是他一个人”。

陈磊今日早间接受雷帝网电话连线时表示,自己目前最大的心愿是把关联企业的交接做完,疫情期间,打算暂时退出江湖,想休息休息。陈磊也认为,迅雷的员工已离开,不应该再对他们赶尽杀绝。

不平静的迅雷董事会和管理层改选

2020年4月初,迅雷宣布公司董事会完成新旧董事的更换,迅雷集团和下属迅雷、网心及其它关联公司CEO陈磊不再担任公司CEO职务。

迅雷新一届董事会推选李金波为新任董事长,接替陈磊作为迅雷集团和下属迅雷、网心及其它关联公司新任首席执行官。

迅雷此次也不是简单更换CEO,而是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迅雷董事会任命李金波、张玉波、段晖、石鹏和罗为民董事会成员,王川、洪锋、邹涛和刘芹等人辞任董事。

这其中,王川、洪锋为小米联合创始人,邹涛为金山软件CEO,刘芹为晨兴资本合伙人,相对都是雷军系亲密力量。

雷帝网获悉,陈磊系的力量在迅雷及网心公司被清理,和陈磊最直接的嫡系VP,技术、项目以及务VP三人都被清理了,不过运维、销售的VP都还在。

李金波系的力量进入到迅雷管理层。其中,李金波曾为迅雷技术合伙人兼CTO,迅雷工程技术体系的奠基者,主持过迅雷早期产品明星产品迅雷4、迅雷5的研发工作。

mini j_p_gallery">

截至2020年4月15日,迅雷管理层和董事会构成

张玉波2020年4月被任命为迅雷总裁职务,其曾在2005年8月加入过迅雷,是迅雷的早期核心成员之一,一直到2015年才离开,此后,出去创业了5年。

罗为民曾在2006年到2011年间,担任迅雷COO。罗为民也曾担任过晨兴资本的合伙人。重新加入迅雷后,罗为民担任董事和COO的角色。

担任Itui CTO的段晖曾在2008年4月至2015年4月担任多个迅雷管理职位。另一董事会新成员石鹏目前在Itui担任产品总裁一职。

可以说,迅雷现在这一批管理层大部分是迅雷之前的核心老,时隔多年后,又重新回归公司主导公司的未来发展。

陈磊认为网心高管团队被“蓄意谋害”

让陈磊隐忍不住的是,他认为迅雷现在的管理层要以莫须有的罪名对跟着其的这些员工提起民事和刑事起诉,在迅雷都已经辞退他们的情况下,这样做是赶尽杀绝,自己要挺身而出为这些员工受到不公平的对待鸣不平。

陈磊接受首席人物观采访时透露,4月2日上午10点,当时发烧在家里没去公司。但同事跟我反馈说来了一堆白衣保镖冲进办公室,勒令所有的同事停止一切工作。“这些发生在跟我有任何沟通之前。这一切发生之前,我一无所知。”

陈磊认为,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在迅雷的这些年确实犯了很多大忌,比如得罪了很多人,过于单纯等等,最终导致网心高管团队被“蓄意谋害”。

陈磊在任职迅雷CEO期间,迅雷曾爆发一场著名的内斗,在互联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当时迅雷大数据是用迅雷的品牌做有风险的生意。

陈磊认为,虽然迅雷只占迅雷大数据28%的股权,并没有实质权力,但用户不会认为在迅雷APP里买的金融产品和迅雷没有关系。

在这个过程中,陈磊和迅雷前高管於菲爆发了激烈冲突,迅雷创始人邹胜龙曾主张,迅雷花5000万把迅雷大数据整个买回去,变成全资子公司,让迅雷大数据的所有股东套现,但迅雷的股东们被激怒,因为万一P2P业务真的是一个大坑,被迅雷接过来,还要花5000万,哪有这种逻辑?

此后,在股东的干预下,双方联合发布公告,宣布双方深入交流,消除了误会,并达成了相互理解及共识。同期,迅雷董事会选举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出任董事长,原董事长邹胜龙因家庭原因卸任。

这个过程中,陈磊认为自己得罪了迅雷前高管於菲,也得罪了迅雷创始团队。

而失去了小米的支持,陈磊的出局就成了必然。

陈磊总结说,职业经理人两点不能做:第一,你不能去为公司承担太多的风险,承担了太多的风险之后,你就会像我今天一样被人往死里整;第二,如果你真的要把问题放在董事会面前,就会发生在我今天经历的这些事。 

核心分歧是是否涉及利益输送

与陈磊作为职业经理人管理公司不同,迅雷新管理层是实际上的迅雷的主人。

在迅雷管理层大调整背后,Itui及其关联实体与小米、金山软件及晨兴资本还达成了一项协议,即每个股东同意将分别拥有的迅雷股权换成Itui的股份。

截至2020年4月15日,迅雷股权结构

之前,小米、金山系是迅雷最大股东,若再加上晨兴资本,也就意味着交易完成后,Itui成了迅雷最大股东,小米、金山、晨兴资本成为了迅雷间接股东。小米CEO雷军实际上是将迅雷完全交给了李金波打理。

对于雷军来说,也是一个相对稳妥的办法——将业务交给足够信任的人,给予足够的授权,更专注于核心业务发展。雷军旗下业务众多,除了小米之外,光金山软件旗下就有4家上市企业——金山软件、金山办公、金山云和猎豹移动,雷军还投资了众多的科技企业,这之前实在也没有精力打理迅雷。

此次迅雷新管理层和迅雷前高管产生冲突的核心在于是否有利益输送。

2017年2月,工信部出台清理不合规市场交易,明文规定只能从有牌照的企业购买带宽。为规避网心的风险,迅雷买了兴融合的壳公司,它从网心手中购买硬件,再销售给矿主,用这种方式隔离网心的风险。

因为在销售中增加了兴融合的交易环节,导致兴融合跟网心科技之间有关联交易。陈磊说,为了保证网心的审计能够合格,有业务关联的公司不能用网心职员去做股东和法人,只能请公司同事的家人来做。

迅雷新任管理层指控,迅雷网心前高管在外边开公司,利用这些公司跟网心有利益输送。陈磊说,员工既然被裁员,就不应该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指控。

当前,迅雷新的管理层压力也不小。迅雷2019总营收为1.813亿美元,同比下滑21.9%;净亏损为5340万美元,而2018年净亏损4080万美元。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迅雷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额为2.653亿美元,而截至2019年9月30日为2.648亿美元。

迅雷的市值已经长期低于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迅雷还没有找到感觉,未来出路在哪里,也是新管理层要思考的问题。

正骨后的小鬼 建议通过调剂周末再增6个小长假 程潇全能韧真 秦昊曾要求伊能静退赛 喻言变温柔了 童心协力保护动物 政协委员说台独势力是蚍蜉撼树 王俊凯探访最高检 建议为中小学幼儿园配备专职保安 建议联合港澳在深圳建设期货交易所 美国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超过161万例 建议将过度弹窗运营商纳入失信名单 吉林新增本土病例行程轨迹 政协委员谈南方供暖需求问题 高校为设计专业学生办VR毕业展 建议对个人信息进行分类分级保护 77名诺奖获得者联名谴责美政府 朋友圈式交友相亲 粉笔模考 酒桌文化有多讨厌 建议地铁建立免安检白名单 你因为怕鬼做过哪些傻事 有没有一种小龙虾是蓬松的 全面5G网络覆盖还需5至8年 周游记 360回应被美列入实体清单 吴昕跳舞 纽约时报提前公布次日头版 开斋节 猫咪迷惑行为图鉴 为喜欢的人做过最大的改变 被老师区别对待的经历 当代年轻人的常见谎言 建议推进太极拳进奥运 南方人第一次去搓澡的经历 上海新增1例境外输入 高伟光情商 不计成本救新冠病人的成本到底是多少 期待Lisa组 意大利下周对15万人进行血清学检测 张艺凡反串 幸福触手可及 乃万甩话筒 470余尊佛像凿在1块巨石上 TES晋级季后赛 发改委鼓励家庭储备医疗救助箱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发表联合声明 建议将传播虐待动物视频纳入公益诉讼 孙如云p图实力 韫色过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