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陈欧不服气,聚美优品却在继续沉寂

陈欧不服气,聚美优品却在继续沉寂

2020-03-20 09:50 点击:10次 数据 京东 IP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殷万妮   编辑/江岳

来源: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01

当年陈欧竭力为80后贴上的自我标签,已经被新一代美妆一哥撕下。1分钟卖掉14000支口红的李佳琦们,不用再强化身份认同感,就能赚得盆钵满赢。

时代不同,做生意的吆喝方式变了。

2012年,陈欧因一支广告走红。他本色出演一位年轻创业者,面对外界的质疑与嘲笑,他打碎眼前那块具备象征意义的玻璃,然后,头也不回,继续前行。

可惜,他用了十年,仍未走到这条路的尽头。

进入2020年以来,聚美优品启动私有化操作,最终协议在2月底达成。公告显示,聚美将分别以每股20.0美元和每股2.0美元的价格,现金收购聚美优品的美国存托股票和A类普通股。私有化预计在二季度完成,之后,聚美将从纽交所退市。

嘲讽再次涌向陈欧。每A股2美元的收购价格,远远低于当初的发行价22美元,也低于上一次提出私有化要约时的7美元——当时被朱啸虎怒斥“丢净了斯坦福的脸”的“陈七块”,摇身一变,成了股民骂声中的“陈两块”。

陈欧不服气。

如同多数在美股不如意的中概股企业家,他把股价低迷的责任甩锅给“他们看不懂”。2016年,聚美股价因售假风波跌入谷底后,陈欧发起第一次私有化要约,准备退市回国,但7美元的价格触犯投资人众怒,最终在2017年11月宣告失败。

他没有放弃退市打算。聚品优品在过去几年的节节败退,似乎也让投资人们意兴阑珊。私有化的路子,相比四年前便顺利了许多——尽管鲜有人看好它退市之后的命运。

02

陈欧曾为聚美带来了最辉煌的高光时刻,聚美的坠落与沉没也与他息息相关。

2011年,凭借“我是陈欧,我为自己代言”这句广告词,陈欧和聚美优品一炮而红。

这最初是投资人徐小平的建议,陈欧外形条件优越,很适合做代言人。见陈欧犹豫,徐小平找到他彻夜长谈,还搬出互联网第一代创业者张朝阳自我营销的成功案例,建议他效仿,“你既然没钱,那就把自己抛出去,给自己代言。”

这年夏天,陈欧和韩庚双代言的广告受到热烈追捧,1000万的广告投资让聚美月销售额翻倍增长至8000万。

陈欧的确擅长营销。

为了让“我为自己代言”2.0版广告继续发力,陈欧借鉴了当时最红的“凡客体”,花了两个月时间,写出广告词。2012年,“陈欧体”一战成名,聚美优品继续爆发式增长。

据Alexa数据显示,一个月内,聚美优品的独立IP访问量由100万上翻两至三倍,一天接到订单多达20多万。

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大约是上亿的价值。”陈欧曾认真计算“陈欧体”给公司带来的财富,几次广告营销下来,聚美用极低的成本换来了翻了十几二十倍的销量。

2014年,陈欧和他的聚美优品迎来了高光时刻。年仅31岁的陈欧带领聚美优品成功赴美上市,成为纽交所222年史上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

从合伙创办公司到上市,陈欧不过走了四年。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来的太晚,快乐也不那么痛快。”陈欧凭借出色的营销手段和资源整合能力,享受到了名利带来的冲击和痛快,然而,由于后续乏力,荣誉来得快,去得也快。

“假货危机”成为刺破幻象的那把尖刀。

2014年7月,一家名为祎鹏恒业的服装、钟表供应商被曝通过制作假的品牌授权书和报关单据,以原单名义向各大电商平台供货,并销售假冒奢侈品。聚美优品是其中的电商平台之一。

当时距离聚美优品上市刚刚2个月。消息一出,股价连续四个月下跌,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发起诉讼。 

陈欧觉得自己很冤。

他反复强调,“假货风波只是聚美的第三方手表业务,而非核心化妆品业务线”,但信任一旦破碎,想在资本市场恢复声誉就很难了。

草灰蛇线,伏脉千里。陈欧当时陷入的危机,并非毫无征兆。早在2013年,就有用户因为使用产品后出现皮肤过敏的情况,怀疑自己从聚美优美所购买的化妆品是假货。陈欧拒不承认,并公开回应,“如果在聚美上买到假货,愿意赔偿一百万。”

“假货”是电商平台的致命伤,在用户控诉面前,陈欧的辩解略显苍白。而聚美优品此前宣称与众多大牌合作,“假货”风波后,DHC、娇兰、兰蔻等国际一线品牌先后发布声明,表示从未与聚美优品合作过。

自此,聚美优品品牌形象一落千丈。2014年12月,陈欧采取了无奈之举:“砍掉所有的第三方化妆品”。随后,聚美优品断臂求生,重整业务结构,转为自营模式。

然而,商业模式切换后,这家擅长营销与流量获取的电商平台很难再发挥它的特长。盈利模式随之转变,由原本的收取第三方平台20%的佣金转为直接贸易赚取利润差价。

直接结果就是聚美很难再赚到钱。截止2015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聚美优品的净亏损达1367万美元。

而更糟糕的是,陈欧大方的利益“牺牲”并没有换回公众的信任。

03

创新能力一度是陈欧的自信所在。

但回顾他的创业史你会发现,他所谓的创新并非技术上的突破或商业模式的改变,更多时候是指差异性打法。他曾经如此表达:

“我们可能随时都会走一步别人看不懂的棋,如果你看聚美的创业故事,每一步都是看不懂,都是创新性很多的。”

为聚美优品打开市场的广告创意便是如此。在女明星盘踞化妆品代言人的天下时,聚美优品找了当时的顶流男星韩庚代言,为了彰显独特性,还打出了企业CEO和明星双代言的牌。

类似的打法贯穿着陈欧的创业史。

聚美优品诞生时,淘宝早已是电商行业的老大,它避开了淘宝占据绝对优势的服饰领域,转而主打美妆。

在创业早期,这不乏为小企业求生之道。陈欧在一档访谈节目里谈到,“在中国创业常问的问题是,如果腾讯做这个事,你怎么办?像电子商务,我们相信腾讯应该不会全力地去卖化妆品的。”

聚美优品在巨头无暇顾及的滩涂上野蛮生长,成立短短三年,就实现了连续7个季度的盈利,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在上市前即盈利的公司。2013年,聚美优品成功跻入国内美妆电商领域的头部,甚至一度被认为是阿里和京东之外最值得关注的电商平台。

但任何策略都有它的局限性和适用性,没有企业家可以凭借一个招数赢得大满贯。差异化在聚美发展的特定时期已尽其用,2015年,跨境电商混战升级,阿里、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巨头纷纷入局美妆领域,市场格局骤变,陈欧不得不站在了正面战场。

他的短板也就此暴露。

在强大对手面前,单一品类的聚美优品明显底气不足。京东具备独特的物流优势,淘宝这两年兴起了头部主播直播带货,拼多多凭借百亿补贴杀入美妆,就连后起之秀的小红书,都通过社区电商的形式攻占了美妆领域的一席之地。

而聚美优品,除了略显过气的CEO,似乎就没有什么能让人记住的亮点了。

陈欧很矛盾,他一面举着创新的大旗,另一面却只认时代指南针,信奉已被验证的商业模式,亦步亦趋。

他曾经从这样的操作中尝到甜头。

陈欧第一次在国内创业,就是复制当时美国正流行的网页游戏获利模式——通过内置广告获利,即用送游戏金币的方式吸引用户注册账户或安装软件,游戏网站借此提高广告观看率,赚取广告费。

这位斯坦福商学院的毕业生被徐小平大为看好,后者投资了18万美元。但这个商业模式在国内市场水土不服,还没等到盈利,就在短短几个月里烧光了账面上的钱。

在兴趣和创业方向的平衡上,陈欧极少犹豫。他的标尺是现实与盈利。

再次创业时,他在彼时最能刨出金子的三大创业项目电子商务、社会性网络服务(sns)、移动互联中,毫无犹豫地选择了市场机遇最好的电子商务。他不惧蹭热点可能招来的质疑,直接把公司名字命为“团美网”,以对标美团。

陈欧曾说过,如果他不当公司CEO,可能会去买艘船当船长,开着环游世界。

一个常识是,船行大海都需要有明确的航向,方能驶达终点。其实做企业也是如此,多数成功的创业者都是在明晰目标的驱动之下前行的。不顾自身能力,频频切换赛道,追逐风口,有如在大海中随波逐流,容易失去航向最终迷路。

2015年开始,聚美优品的故事陷入混乱。丢失美妆电商的核心业务后,公司四处寻求转型。据不完全统计,陈欧先后涉足健身O2O、直播行业、影视行业、共享充电宝以及短视频领域,遗憾的是,除了充电宝街电,其他项目都没什么起色,而聚美优品困境依旧。

时代红利没有一次次眷顾陈欧。

04

陈欧自诩是个骄傲、不认输的企业家。从履历来看,他的确有资格骄傲——

大学考取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拿到全额奖学金;作为业余游戏玩家,却获得了新加坡《魔兽争霸》前三名;通过参加游戏比赛发掘商机,在国外第一次创业,就打造了全球领先的在线游戏平台GGgame。以上,还仅仅是陈欧在大学本科期间的经历。

2008年,陈欧成功通过世界名校斯坦福大学MBA的申请,同期卖掉GGgame股份,拿到千万级别的现金。

然而,这些荣誉无形中成为枷锁,禁锢他,一定程度上甚至阻碍他成为一个擅长破局的行业领先者——正如人人熟知的“伤仲永”。

因为骄傲,所以怕输,怕被否定。

他对个人形象和企业名声有着近乎偏执的在意。2017年,在最后一次公开露面的访谈节目里,他仍坚持认为2014年聚美的那场假货风波是被媒体针对的。

“(售假企业祎鹏恒业)他在全行业(一众电商平台)都开了店,但当时因为聚美正在上市,全行业新闻都把所有的核弹砸在聚美身上。”

时隔三年,他还在委屈。

当然,他也没有放弃对成功的追逐,寻找新的流量池。

2016年入局影视,投资了IP剧《温暖的弦》,电视剧成绩尚可,却并未成为大热剧,达到陈欧设想的为聚美引流效果。

2017年,陈欧不顾联合创始人戴雨森反对,跟风入局共享充电风口。聚美投资3亿人民币完成对街电的收购,占股超过60%,陈欧出任董事长。这成为陈欧新的希望所在——2020年1月,街电宣布用户突破2亿,成为共享经济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

陈欧显然希望再造一个三年上市的神话,以此实现个人声誉的翻盘。

神话前景如何尚不可知,但他昔日的身边人已经陆续离去。2017年3月,恩师徐小平从聚美优品主要股东名单中消失,联合创始人戴雨森也选择离职。

有传言称,两人对公司发展方向出现分歧,戴雨森等人认为,聚美优品是电商企业,重点应该放在商务与产业上下游运营;陈欧则认为其个人影响力对聚美优品很重要,应该加强互联网社交平台的运营——他在新浪微博坐拥4000万粉丝,也确实是这家公司屡次上头条的重要原因。

陈欧还在折腾。

去年,他又入局时下最热的短视频赛道,做了一个“趣头条版TikTok”的App刷宝,公司由陈欧100%控股。他又搬用了微博早期的运营策略,试图用明星带动内容与流量,邀请了张若昀、王鸥、王一博、王菊等明星在刷宝亮相。但如今看来,效果并不明显。

陈欧在忙碌,聚美优品却在继续沉寂。或许,他的误区就在于不肯直面问题。当一条外部流量的渠道无法拯救聚美优品时,他便转身开辟新的渠道,唯独不肯在企业的核心业务上深耕,解决供应链薄弱、缺乏创新以及信任危机等根本问题。

陈欧太急了。这位年少成名的创业者没有耐心,去重新构建信任——在面向C端用户的电商平台,信任是基本盘。根基不稳,再多的动作都可能沦为无用功。

在机遇面前,陈欧有着近乎决绝的孤勇。

当年在斯坦福,即将毕业的中国留学生们有一个赚路费的机遇,即利用美国临时居留身份,买一次低价二手车,再转手卖掉,赚取其中差价。办法易操作,但风险也高。最后,全班只有陈欧一个人这样做了,同时做成了。

成功需要勇气,但更需要正确的方向和持续付出。

2020年元旦,陈欧发微博自问“新的10年肯定会更好的,对吧?”他显然把第一年的希望寄托在聚美优品私有化这件事情上。

但这条路依然遍布荆棘。电商战场上,阿里、京东、拼多多三分天下,垂直电商如今的日子并不好过,曾经位居垂直美妆电商第二的乐蜂网在去年9月已经停止运营,垂直食品电商1号店早早卖身给了京东,而聚美优品的市场份额已经从昔日巅峰的22.1%跌为0.1%。

狂风骇浪之中,陈欧这位孤独的船长,未免有些独木难支。

部分资料来源:

【1】《陈欧的眼泪》,唆麻,科技唆麻

【2】《从明星光环到再提私有化:陈欧做错了什么?》,程璐,中国企业家杂志

【3】《“消失”的聚美优品:陈欧从为自己代言沦落到“陈两块”》,唐亚华,燃财经 

瑞幸爆单 明日部分电视剧排播暂停 妻子公开曝光被丈夫家暴16年 瑞幸咖啡董事长发声 山东开学时间 香港发生69例酒吧群组感染 辽宁开学时间 欧盟向意大利道歉 河南郭某鹏获刑一年半 北京通报凯迪拉克五环飙车事件 N号房共犯之一是现役军人 纽约州称6天内呼吸机将耗尽 蔡依林陈奕迅合作新歌 西班牙改造两层停车场停尸 女子登机发现只有自己一名乘客 老番茄 青你2调整播出时间 杨超越黄色碎花裙 乐华工作人员感染新冠肺炎 查获的LV假包装满7麻袋 财新 得知前任有新欢后的反应 为偶像和自己花钱的区别 预计提前2.5个月完成既定专项债发行任务 melody的正确打开方式 流星钻石礼服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续集全员回归 王一博单人三封内页 当老师可以有多快乐 意大利医院引进机器人护士 鳄鱼在购物中心散步闲逛 德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79696例 纽约州长视频连线确诊的弟弟 108人完成新冠疫苗接种 男子侮辱西昌火灾牺牲队员被行拘 证监会回应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 男子在院子里为松鼠搭餐桌 武汉号卫星4月上太空 浙江高三初三4月13日开学 EDG赢了 教育部辟谣取消6月份四六级考试 阿水加入滔搏 苹果所有美国零售店将停业 刘鑫被江歌母亲起诉拒收起诉书 健康包里的毛笔字条出自留学生之手 吉林白城沙尘 分手后的人到底有多狠 皮卡丘联名彩妆 北大学生将鲁迅作品改成rap 瑞幸APP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