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马化腾呼吁、张近东四提的数字经济,缘何成为两会高频热词?

马化腾呼吁、张近东四提的数字经济,缘何成为两会高频热词?


原标题:聚焦两会 | 马化腾呼吁、张近东四提的数字经济,缘何成为两会高频热词?

国际金融报

新冠肺炎疫情催化,产值占到GDP三成,其增速远远超出GDP增速,从业人员约两亿……数字经济正在成为驱动经济增长、吸纳就业、释放消费潜力的新引擎。

2017年,“数字经济”首次出现在中国政府工作报告中;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让生活更美好的同时,数字经济的浪潮,正用其独特的魅力与价值,为我国打造一篇产业“新蓝海”。

“数字经济”成两会热词

数字经济,成为今年两会代表委员建议提案中的高频词汇。

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继去年两会在产业互联网领域提交建议并获国家部委答复后,今年进一步提出《关于加快制定产业互联网国家战略壮大数字经济的建议》。

马化腾表示,我国数字经济正在迈向一个以新基建为战略基石、以数据为关键要素、以产业互联网为高级阶段的新时代。

马化腾今年在相关建议中提出六项加快推进产业互联网建设的举措,包括加强顶层设计;加快推进云计算等新基建;以“数据中台”建设为重点和突破口,进一步推动数据开放共享;持续推进开源协同创新生态,提升科研创新数字化水平,同时加大产业安全投入,为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等。

今年是全国人大代表、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第18年参加两会,也是他在两会上连续第四年关注数字经济发展。

针对公共数据管理规范不健全、公共数据共享开放仍未深入展开、共享开放管理尚未形成闭环等痛点,张近东建议,应建立数据治理委员会作为数据管理的领导机构,同时设立数据共享管理平台,将政府公共数据整体开放,而非仅仅是单个部门数据公开。

实际上,关于数字经济的未来发展趋势,早已是马化腾、张近东、李彦宏、张勇、雷军、王兴等界大咖们参加平日活动时高度关注的话题,两会则是将数字经济的重要地位再度重申或细化的关键场合。

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民拟提交一份提案,建议构筑数字经济防线,加强“安全基建”能力,并提出自己的具体建议。

此外,民进中央在《关于促进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提案》中表示,为加强数字经济发展,有效支撑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亟需进一步梳理数字经济发展存在的问题,明确政府、市场职责与边界,通过政府、市场双协作,促进数字经济发展。

中国数字化领跑全球

数字经济的重要技术基础及平台在于互联网,这种新型商业模式,为何未直接以互联网经济来命名?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学系教授李玲芳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互联网是一个相对较窄的概念,不足以体现数字经济的比较宽泛的意义,比如智能设备物联网等,这些都可以用数字经济更好地把它概括进去。”

数字经济在中国的提出要追溯到2016年。当年9月,杭州G20峰会上发布的《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给出了数字经济的定义:

“数字经济是指以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李玲芳表示,这个定义把原来狭义范围内的互联网经济放到更广的范围进行概述。

2017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数字经济”。数字经济成为带动我国国民经济的一个核心的关键力量。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的数字经济总量达到31.3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1/3,达到34%以上。其中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7.9%,贡献率同比提升12.9%,超越了部分发达国家的水平。

“数字经济的主要特征有三点:平台化、数字化、普惠化。”李玲芳分析称,数字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大的时代背景,一是经济发展的三大动能,趋向于转向提升技术,即依靠技术驱动。二是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基础建设渐趋完备,广泛的用户群体也为数字经济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中国的数字经济无论是在体量上还是在应用发展上,都处于全世界领先的地位。

李玲芳介绍称,中国在数字化方面的成就也是非常瞩目,中国已经是全球领先的数字技术投资与应用大国,我们拥有大批年轻网民,用户基础庞大,能够快速推动数字商业模式迅速投入到商用。中国互联网巨头纷纷在布局多行业、多元化数字生态体系,政府非常积极地鼓励数字化创新和创业,中国的数字经济无论是在体量上还是在应用发展上,都处于全世界领先的地位。

新引擎新动能

数字经济产值占到GDP三成,其增速远远超出GDP增速,从业人员约两亿……数字经济正在成为驱动经济增长、吸纳就业、释放消费潜力的新引擎。

4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着眼国内需求,挖掘我国消费市场巨大潜能,适应群众数字消费新需求,促进数字消费产业的长远发展。

新冠肺炎疫情成为数字经济的催化剂。借助数字经济的优势,在线消费早已成为了时下年轻人青睐的消费方式。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一二月份经济数据,社消品零售总额大幅下降,同比降幅20.5%;而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却逆势上涨,同比涨幅3%。可见,数字经济正在成为拉动消费、推动地方经济回暖的主动能。

爱库存联合创始人冷静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数字经济是人类通过大数据(数字化的知识与信息)的识别—选择—过滤—存储—使用,引导、实现资源的快速优化配置与再生、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经济形态。”

在冷静看来,数字经济之所以能够成为消费的新动力,在于其充分满足了消费供需两端的需求,提升供需双方的匹配精准度,最终提升整个消费效率:在供给端,数字经济改变了企业的生产管理营销模式,拓宽了企业线上销售渠道,提供了消费者更容易触达的方式,提供更有效的产品和服务。在需求端,数字经济降低了消费者搜索、购买成本,能够快捷、全面地满足消费需求。

此外,在数字化经济的转型浪潮中,家电、汽车、房地产等大消费,亦陆续上线开启直播带货模式。

中国电子商会副会长陆刃波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家电制造业的企业规模大、制造能力强,加上政府引导得又早,所以企业对数字化经济、智能制造导入较早。苏宁易购、京东、小米都是互联网经济的代表。全球化企业,也是最早实现智能化的企业。”

多重挑战待解

我国数字经济快速发展,但也面临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和挑战。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表示,首先,全产业链数字化有待加强;其次,信息安全风险呈上升趋势;最后,缺乏数字化创新人才。

推动我国数字经济相关产业发展,具体应采取哪些举措?

《关于促进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提案》中建议:

一是强化政府政策支持,引导数字经济健康快速发展。包括:加强国家顶层设计,制定数字经济国家发展战略;厘清部门职责,形成监管合力;推进数据安全法规建设;加大数字经济财税优惠力度;加快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建设;构建数字经济统计核算体系。

二是政企合力,充分挖掘市场潜力,保障数字经济发展要素基础。包括:加快自主工业软件开发;加速数字化赋能平台建设;推动数字化转型服务型企业和行业数字化标准发展;强化数字化人才培育。

此外,周汉民认为,面对疫情冲击,逆势飞扬、危中寻机,必须创新与安全两者齐头并进,只有安全的基础设施建设,才能确保数字经济行稳致远。

为此,周汉民在提案中提出了三个方面的具体建议:

第一,出台数字经济“安全基建”的国家标准;第二,加快推进“安全基建”的立法工作;第三,进一步加强“安全基建”的能力建设。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