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刘二海不能失去瑞幸

刘二海不能失去瑞幸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为刘二海成就过往光环的陆正耀,在2020年将他推向另一片舆论场。因瑞幸咖啡财务造假,刘二海的风险管理能力在大众舆论中被反复炙烤。

作者:安娜

编辑:原   野

来源:略大参考

刘二海正站在投资生涯最关键的分水岭。

这位愉悦资本创始人一度给予厚望的瑞幸咖啡,被纳斯达克通知必须摘牌。

瑞幸以要求举行听证会的形式挣扎着,去寻求一丝丝能够继续挂牌的机会,但是这家以一己之力摧毁中概股在美国资本市场信用度的企业,很难得到续命的资格。

对其主要投资人刘二海而言,瑞幸被强制摘牌,意味着他曾经投资的8200万美金(约合人民币5.8亿),将全数化为乌有。因为他尚未抛售过瑞幸的股票。

此刻,刘二海的难题是要如何向出钱给愉悦资本的LP(出资方)解释,面对那份调查翔实的做空报告,他为何无动于衷?

作为强调风险与收益的投资人,刘二海的名誉与金钱都失去了。

一切都拜瑞幸所赐。

但即便如此,陆正耀这个人,是刘二海不能失去的。

利用资金和人际关系搞定投资,是刘二海此前的路径依赖。他说:“看对了一个人,他所参与的项目都值得我去投资。”

从2003年入行算起,近18年的投资生涯,刘二海投出超10家独角兽企业。这些企业同李斌、陆正耀两位创始人紧密联系在一起。易车、摩拜单车、蔚来汽车、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瑞幸咖啡,上述两位创始人贡献的独角兽企业接近总数量的一半。

刘二海的投资业绩与李斌和陆正耀密切相关,他绝不会放弃其中任何一位。

1

相信熟人

初见刘二海,你可能很难相信他是一位投资人。

他不太符合外界对投资人精明、强势、冷静的刻板印象。

刘二海亲切,他跟媒体人聊天会用“咱们”、“自家”等拉近熟络关系的词语。在他半西瓜式发型的遮盖下,很难察觉到他身上的锐感。

mini j_p_gallery"> 图:愉悦资本创始人 刘二海

图:愉悦资本创始人 刘二海

BAI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将刘二海周身散发的气场,形容为真诚、收放自如,不装模作样,不俯视他人。

龙宇与刘二海早在2009年就相识了,他们二人都投资了李斌创办的易车。2015年,刘二海想离开君联资本创办独立的投资基金——愉悦资本,BAI又出资给愉悦资本,成为其LP。

然而,两位投资人对项目的判断逻辑并不相同。

2015年,刘二海和龙宇几乎同时接到李斌的电话,李斌向他们推荐自己天使投资的项目——摩拜单车。

初代版本的摩拜单车笨重,浑身呈现钢筑工艺的厚实模样。刘二海第一次试骑摩拜,车辆的脚蹬子还掉了。一款尚未研发成型的产品,并未呈现出工业产品的流畅感。

但这并没有影响刘二海决定入局。他用几百万美金,换来了摩拜A轮独家投资机构的身份。原因无他,他相信李斌,李斌会为摩拜推荐优秀的管理者,以后会做到很好。此后,李斌将当时在Uber工作的王晓峰拉到摩拜单车,证明了刘二海的判断,优秀人士能够吸引到优秀者加盟。

同样是最先接触到摩拜的投资人,龙宇做出了不同的判断。

因为对摩拜单车的车辆破损、铺车密度等业务模式心存疑惑,她犹豫了,直到2016年10月,龙宇管理的BAI才参与摩拜的C+轮融资。

在投资圈里,不乏把人作为决定要素的投资人。但多数时候,对创业者的单纯欣赏,不会影响被感动之后的理性思考。

雷军便是如此。

李斌在萌生造车想法的初期便找到雷军,但被雷军当作又一位想要借造车项目骗钱的人。在他之前,雷军至少见过20位想要造车的创始人。

不过,在知晓李斌愿意自掏10亿元造车后,雷军说出了那句堪称2013年互联网圈最暖心的话:“你扣动扳机时,我会第一时间投资”。

雷军的支持,是投资人了解到创业者愿意拿出自己积蓄创业后流露出来的慷慨,属于情理之中。

而刘二海的信任不一样。

龙宇称,刘二海“给创新、创业更高的宽容度,对创业者有更多的信任。”

2016年,前领英中国区总裁沈博阳把自己天使轮投资的项目蛋壳公寓介绍给刘二海时,后者本来挺犹豫,“竞争对手已经有十多万间房了,蛋壳才8000间”。

刘二海征求了自己投资的途虎养车创始人陈敏的意见。陈敏同蛋壳创始人高靖曾经是同事,给予他十分正向的评价。

这些评价给了刘二海信心。了解更多数据之后,他投资了蛋壳,只追加了一项投资条款:沈博阳必须加入蛋壳。他认为沈在谷歌、领英的工作经历对管理蛋壳大有裨益,而且沈博阳的人脉会帮助蛋壳找到优秀的员工。

没怎么谈价格,刘二海就签了1000万美元的Termsheet。

这是刘二海的投资风格,比起关注创业项目的业模式,他更关注谁来做这些事情。他对风险的把控直接来自对创业者的认同。

2

依赖熟人

投资是平衡风险与收益的艺术,投资人是精确控制风险的操盘者。

每位投资人的投资理念、喜欢押注的赛道、钟意的创业者各有不同,但他们都会倾向在熟悉的领域寻觅机会。

熟悉是投资人控制风险的有效方式。

刘二海近18年的投资生涯都与李斌和陆正耀绑定在一起。

他参投的易车、摩拜单车、蔚来汽车是李斌创办或者牵头成立的企业,而优信二手车是李斌推荐给他的。当时刘二海已经在看二手车行业,李斌推荐了戴琨,他便很快入场。“整个过程水到渠成。”刘二海曾如此形容。

如今身处旋涡中的陆正耀,也是刘二海多次押注的创始人。他参与过陆正耀以租车为核心业务的神州租车,以专车为核心业务的神州优车,以及因财务造假陷入调查的瑞幸。

2005年9月,尚在联想投资的刘二海找到陆正耀,想投资后者创办的UAA(联合汽车),一家从事汽车救援业务的俱乐部。

二人十余年的交情,就此相连。陆正耀的多个创业项目,刘二海不仅提供资本支持,也提供业务转型的帮助。

2007年,以汽车救援、保险中介为主业的UAA受到冲击。其主要收入保险中介费用,因为保险公司将业务变更为先交钱再出保单的形式,导致保险中介业务失去了价值。

租车成为了另一项业务选择。刘二海和陆正耀去美国考察租车业务,认为中国的信用卡发展情况和GPS的车辆定位系统,可以支持租车业务在中国开展。随后,UAA转型,所有业务并入到神州租车。

神州租车项目在中国投资历史上具有个例意义,一家财务投资机构成为一家企业的控股股东。2014年神州租车上市当年,联想控股持有神州租车64.5%的股份。(注:刘二海曾供职联想控股旗下的联想投资)

凭借神州租车,2014年刘二海登上福布斯中国最佳投资人的榜单。这是带给刘二海荣誉和金钱回报的项目。

成立独立基金愉悦资本后,刘二海向外界介绍自己时,最常提及的也是神州租车。

为刘二海成就过往光环的陆正耀,在2020年将他推向另一片舆论场。因瑞幸咖啡财务造假,刘二海的风险管理能力在大众舆论中被反复炙烤。

投资人同创业者绑定紧密,最显而易见的好处,是在相关项目上获得最早入局的机会。

2003年退出携程管理层转型做投资人的沈南鹏,一次在人民大会堂外冒雨等车的空档,对身边的周鸿祎讲到,自己开始做投资,并请求他“无论你做什么公司,或者投资什么公司,一定要告诉我”。

二人在周鸿祎供职IDG期间相识,IDG投资了沈南鹏为联合创始人的携程,两人自此相熟。

2006年1月,红杉资本向奇虎360投资600万美元,当时每股50美分,在2006年11月第二轮投资中注资100万美元,每股66美分。2011年,奇虎360赴美上市时,发行价每股14.5美元。股价翻25倍。

沈南鹏做了一桩基于熟人的好生意。

曾有LP称,投资很多时候是拼信息差、规模差和关系差。明星投资人独立出来做投资基金,起步阶段通常是拼关系,多参投此前投资过的项目。离开IDG创办峰瑞资本的李丰,起步阶段投资的项目是三只松鼠,这是他在IDG时就投过的项目。

不过,似刘二海这般,将重注全部押在两位创始人身上的投资人并不多见。

陆正耀的折损对愉悦资本而言,损失尤为惨重。毕竟愉悦资本在李斌创业的项目中,除了摩拜单车,其他项目的参与感并不高。

3

轻信熟人

“待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被巴菲特视为是一切商业的本质。刘二海对这句话印象深刻,而且将之视为愉悦资本的策略之一。

愉悦资本长久以来守在出行、居住、消费的“根据地”中。这些领域往往意味着资金的重投入,类似小猪短租、蛋壳公寓的项目,钱不够多就上不了桌。

刘二海相信规模。

他投资的途虎养车项目,其创始人陈敏个性谨慎,鲜有冒进举动。在2014年的“双十一”活动,陈敏犹豫要不要冲量之际,刘二海劝他不要放过机会,甚至承诺,君联资本(彼时刘尚在君联)可参与途虎下一轮融资。

胆大的刘二海同陈敏互为补充,刘二海会指点陈敏何时须放,鼓励他大胆试错。

而刘二海同陆正耀的组合,则在烧钱的路上越走越远。瑞幸成立仅18个月赴美上市,是以累计亏损近22亿元为代价的。

瑞幸咖啡在2018年6月26日和2018年11月15日曾进行过A轮、B轮两轮融资,每轮融资规模均为2亿美元。

愉悦资本致信基金LP的电子邮件显示,愉悦资本通过愉悦二号基金(Joy II)和愉悦机会基金(Joy Opportunity)投资了瑞幸。其中,二号基金出资3300万美元,占该基金总规模的10.3%,每股的投资成本为6.68美元;机会基金出资4900万美元,占该基金规模的15%,投资成本为11.75美元。

瑞幸“失速”之前,其来自熟人的朋友圈式融资虽广为诟病,但彼时国内关注新零售的基金,大多会想投资瑞幸。对投资机构而言,投不进去就是失职,在LP心中会失分。

愉悦资本获得了投资瑞幸的资格,因为刘二海是陪伴陆正耀最久的投资人。

重押项目和创业者是投资机构愿意做的事情,这代表投资人的判断力。在投资行业里大部分的商业判断中,“大”才是核心要素。

2010年,高瓴资本花费3亿美元投资京东。彼时刘强东只想融资7500万美元,但是张磊坚持给刘强东3亿美元。他测算京东需要在大城市做重电商规模,建仓,建物流中心最少需要25亿元。7500万美元,达不到目标。

即便是放到现在,单笔投资能拍出三亿美金的投资人,在中国也屈指可数。

张磊敢于在创业公司业务发展阶段就大笔投资,也会根据公司的发展阶段调整投资组合。2018年高瓴的二季度报告显示,当季度高瓴6亿美元减持京东,9亿美元重仓阿里——2018年是京东摇摆之年,增长速度放缓,月活用户同去年持平,又面临淘宝、天猫和拼多多的双线竞争。

投资好未来的过程中,高瓴再次展现出它对风险的把控。

2018年初,高瓴资本参与好未来5亿美元的股权投资,后因浑水做空好未来,高瓴大幅减持其股票。

彼时浑水的做空报告,未对好未来的股价形成大幅震荡。2019年初,高瓴再次出手,又一次参与好未来5亿美元的股权投资,并且在此后继续增持,到三季度,好未来已经成为高瓴第三大持仓美股。

但从去年四季度开始,高瓴开始减持好未来股票,今年一季度再次减持,两次减仓53%。同瑞幸相近,好未来近期也发布公告称,在例行的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员工不当行为”。

曾有媒体人评价,在很多高瓴的生意上,你能看到美元基金那种典型的“老钱的纪律性”,这与国内很多人民币基金差异巨大,因为有不少国内的资本内心笃信:关系和钱搞定一切。

投资人是游弋在企业家当中,凭着对市场趋势敏锐且正确的捕捉做生意,在收益和投资纪律之间博弈、抉择。

在瑞幸咖啡的投资中,刘二海没有显示出清晰的判断,甚至在看到那份内容翔实的做空报告,也并没有对冲风险的举动。刘二海甚至还在愉悦资本的投资会上讨论瑞幸,称非常看好瑞幸的发展。

对瑞幸的判断失误,或许源于刘二海的盲目乐观。

乐观曾经为刘二海的投资生涯创造过回报,愉悦资本曾是多家明星项目的A轮独家投资机构。独家投资是投资人最大的荣耀,它证明投资人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价值。

在别人谨慎时,刘二海乐观,这让他比精于计算的投资人更相信创始人,更敢于押注。

但如今,乐观坑惨了刘二海。瑞幸的祸端不是天灾,是人祸,是瑞幸创始团队突破商业道德底线的结果。最糟糕的是,身处其中的刘二海,却表现得毫无察觉。

何炅 我没有资格点评表演 建议高铁票改签允许两次 吉娜的护肤第一步 何猷君悼念何鸿燊 陶勇医生呼吁一起努力打击伤医行为 超近看吴亦凡 诺兰新片炸了真飞机 特朗普推文被推特标记为事实有误信息 唐家三少谈中国网络文学海外走红 为什么非要人力给珠峰测身高 孟晚舟 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 相撞瞬间骑车男子被三轮车带走 特朗普已停用羟氯喹 建议加强保护母语 京阿尼纵火案嫌疑人被逮捕 湖北新增无症状感染者22例 211毕业的快递小哥获职称认定 建议将游泳纳入义教必修课 B站市值超过爱奇艺 奶味最浓最好喝的牛奶 影视剧中嗑过的互掐CP 广州房东有多低调 镜双城路透 LOL季中杯大名单 320斤小伙独守训练营减150斤 连花清瘟临床数据披露 在男朋友的鞋子上绣花 飞行员第一视角低空穿越山谷 阴阳师 小朋友模仿老师接电话 6月所有托福雅思GRE取消 陈芊芊人设 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冲顶 丁禹兮好帅 5000亿资产是什么水平 陈晓眼神 葫芦娃邮票六一发行 何炅因欧阳娜娜演技被黑气愤 暴雪嘉年华取消 珠峰测量为什么不能用无人机 美国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超167万 代表委员呼吁共同治理饭圈乱象 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 背过最难背的诗 牡丹江新增5例无症状感染者 心疼周放 上海36位代表联名建议推广分餐制 澳门中联办对何鸿燊辞世表示哀悼 何氏家族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