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Uber做出艰难决定:关掉AI实验室,彭博社:Uber没有梦想

Uber做出艰难决定:关掉AI实验室,彭博社:Uber没有梦想

2020-05-19 14:43 点击:20次 ied arrow 总裁 mini bac

原标题:Uber做出艰难决定:关掉AI实验室,彭博社:Uber没有梦想 来源:量子位

关注前沿科技

background-color: rgb(248, 248, 248);border-radius: 3px;overflow-wrap: break-word;margin-top: 10px;margin-bottom: 10px;padding: 10px;font-size: 14px;text-align: left;line-height: 2;word-break: break-all !important;letter-spacing: 1px !important;word-spacing: 1px !important;">郭一璞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Uber太南了。

mini j_p_gallery">

本来,Uber就从来没有赚过钱,上市一周年,从41块跌到33块。

现在,还赶上了疫情,损失了八成打车订单,裁掉了四分之一员工,Uber AI Labs等一系列创新部门也关门大吉,让彭博社好一顿嘲讽:Uber没有梦想。

反正用户都闷在家里不能出门,Uber选择了一条和许多35岁+被裁员工一样的出路:

送外卖。

裁员,全行业裁员

就在今天,Uber宣布,受到疫情影响,继续裁员3000人。

之所以是“继续”,是因为半个月前他们刚刚裁了3700名员工。两波裁员加起来,四分之一的Uber员工已经离开了。

现在,Uber不仅要裁员,还要关掉45个办公室。

裁员、关门,又要耗费一大笔钱。

根据Uber提交给SEC的文件,这次开掉3000人,Uber要花掉1.1-1.4亿美作为补偿;关停办公室也要花掉6500万-8000万美元的各种费用。这些费用会在2020年Q2确认。

注意,第一波裁员裁掉的3700人,是客服和HR,人数更多,补偿却只有3500-4000万美元。第二波裁员人数更少,却要花掉成倍的补偿,看来这次裁掉的人更为重要,身价更高,资历更重了。第一波裁员是拔毛,第二波裁员可能是伤筋动骨了。

当然,整个打车行业日子都不好过,Uber的友Lyft也采了17%的人。

放弃幻想,放弃未来

Uber CEO——Dara Khosrowshahi在内部邮件宣布了大量的调整。

他说,“我们做出了一些艰难的决定”,包括把Uber AI Labs和Uber孵化器关掉、给求职应用Uber Works“寻找战略替代方案”。

研究AI的佐治亚理工学院副教授Mark Riedl听到这条消息后说,出现财务问题的时候,实验室往往是第一个被关掉的,令人想起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时候,各种企业实验室里,也就微软研究院最长寿。

还有Reddit的网友也透露,一位Uber的AI研究人员吐槽“在Uber,纯粹的AI研究已死”,毕竟两位创始成员都去了OpenAI。

此外,一年前加入Uber的业务战略副总裁、一位来自俄罗斯的女高管Zhenya Lindgardt,也将离开Uber。

CEO邮件里还说,Uber必须成为一个能够自造血的企业,不能依靠着新的投资人来保持增长和创新了。

没有希望,没有画饼,彭博社在报道这件事的时候,在标题上用了这样一个评价:“Reflect Narrower Ambitions”。

意译一下,就是“Uber没有梦想”。彭博的分析师说,这场疫情加速了Uber从一家成长性公司向控制成本的公司转型,而且,他们估计裁员两波是完全不够的,可能还会有第三波裁员。

Hacker News上的网友甚至拿08年次贷危机倒闭的雷曼兄弟来揶揄Uber:

雷曼兄弟当年的裁员潮每隔几周就有一次:周二,HR开掉商务,让工程师来擦屁股;周三,HR开掉工程师;周四,HR们互相开掉了。

疯狂裁员的原因,还是在业务基础上。

外卖公司Uber

疫情中的Uber也在被迫转型。

根据Uber 2020Q1财报,一季度共享打车业务收入订单额109亿美元,同比下滑5%;Uber外卖订单额46.8亿美元,收入同比增长超过50%至8.2亿美元。

从一季度财报来看,打车和外卖还是2:1的比例。

但4月份会更惨,打车同比降低了80%。

显然,如果疫情就这样下去,那么打车的订单会越来越少,外卖订单会越来越多,Uber很快就会成为一家饿了么、美团那样的外卖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