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携程方继勤:国内差旅市场恢复约20%-30%

携程方继勤:国内差旅市场恢复约20%-30%

2020-05-20 18:23 点击:17次 新冠病毒 idea 优胜 总裁 数据 理念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全球,抗疫和防控使得各行不得不停工停业,出行市场遭受不小的冲击,旅市场自然也不例外。

“疫情在中国刚爆发时,差旅市场缩水了约90%,3月以来,差旅市场逐渐复苏,但目前仅恢复20%-30%左右。”携程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携程商旅CEO方继勤在与新浪财经独家对话时坦言,疫情下需要快速的应变能力,未来携程商旅会暂时将精力和资源都转向国内市场,扩大和挖掘商旅内需。

但危机同时也是转机,方继勤认为,疫情会加速TMC(商旅管理公司)的优胜劣汰,很多小公司被淘汰,市场集中度提升,将愿意在模式、技术、流程上创新的企业留下来,进一步促进行业由低价竞争转向质量竞争转变,势必也会提高中国商旅管理普及率。

“中国商旅行业尚处在初始发展期,价格战带来行业的洗牌,最起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见分晓,活下来的就变成独角兽,活不下来的就淘汰。而这次,我认为一年左右就能够达到过去两三年时间的效果,让领先的TMC可以更快地脱围而出。”

疫情后国内商旅行业已恢复20%-30%

新浪财经:疫情发生后,有机构预测全球商务旅行行业将损失8200亿美的收入,您如何看待?

方继勤:这是3月份GBTA,即全球商务旅行协会做出的预测,新冠病毒疫对商务旅行行业以及对更广泛的经济的影响不可低估。总体来说,整个国际差旅市场原本预估2020年的份额大概有1.5万亿美元,现在很有可能会减少一半。疫情在中国刚开始的时候, 96%的公司表示已取消或暂停所有或大部分国际商务旅行,82%的公司已取消或暂停所有或大多数国内商务旅行。目前为止,差旅虽然已经呈现复苏态势,但恢复情况仅为 20-30%。

疫情的常态化趋势,对于企业控制资金和成本的能力是一大挑战。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呈现收缩的状态,疫情完全过后,其实还需要一段时间控制费用以求过渡。疫情对差旅行业的影响,我们持谨慎乐观态度。

新浪财经:携程商旅同样受到了影响,疫情带来的资金上的难题,公司是如何解决的?

方继勤:2020年新冠疫情的影响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一些。我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那时候携程还没上市,所有管理人员只上半天班,拿60%的工资。我们原本以为这次疫情就像非典一样,只要国内控制好,会很快过去。但没想到国外疫情蔓延这么严重,比我们想象得要复杂得多。

不过在国内商旅行业里,携程商旅毕竟算是一只大船,拥有行业认可的技术力、服务力和产品力,抗风险能力也比较强。当然我们也会有成本控制,这一次携程高管都提出了自愿降薪,直至行业恢复,其他员工暂缓涨薪。

危机下,重要的是保存技术实力和资金运转能力,以“坚守”之姿,以等待黎明的到来。黎明之前,我们都是“守夜人”,需要奔赴这场“全力的游戏”。 

新浪财经:疫情打乱了很多原本的计划,那么携程商旅现在重新制定的下半年计划是什么?

方继勤:总的来说,我们会先暂缓国外的市场,将市场侧重点转向国内,把精力和资源都投入到国内的恢复上来,深度挖掘国内客户,扩大商旅内需。 在2019年携程集团发布G2战略后,我们其实是规划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多方面出击的。

新浪财经:国内目前逐步复工复产,您预期携程商旅下半年表现如何?是否会出现V型反弹?

方继勤:商旅行业其实都是一个季度一个季度来进行判定和预估的。1月下旬开始下滑很厉害;到了四月份,营业收入环比上涨一两倍。目前有的企业复工了,但还没有完全恢复出行。二季度要看两会,如果国家在控制疫情的同时,大力推动企业复工复产及旅游出行,那么三季度我们会有比较乐观的预测。如果国内依旧有很高的二次爆发的可能性,那么三季度我们也会缩紧。第三季度后基本会知道四季度的状态,以此滚动地去规划下一步。

新浪财经:疫情会不会影响携程商旅的一些并购计划?

方继勤:我们去做并购的话,主要是看技术和资源上的价值,并购计划与疫情无关。

国内TMC头部公司将面临10倍增长空间

新浪财经:相比国外,国内商旅行业尚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国内外的差距主要在哪里?

方继勤:主要差距其实源于商旅的意识,大家还不知道差旅管控能够帮助企业真正的提效和降本。因为在中国有很强的OTA的市场和服务商,大家觉得预订很方便,整个体验也不错,但没有意识到要去提高管控水平和企业效率。

很多人认为一个票台,一些自己的生产商、关系户,好像这就是差旅服务了。商旅市场发展到今天,仍旧有许多人甚至许多企业对该行业抱有误解。大家只关注,怎么样能帮我把机票和酒店订得便宜些。

他们不知道真正的差旅服务需要有强大的系统,帮你做标准、定制的流程,跟企业系统对接、出分析报告、提供行业数据、给管控的建议。

2019年,中国有28000亿元规模的因公出行,但只有10%不到的企业选择专业差旅公司来服务,而在国际上面有40%的企业是交给专业差旅公司服务的,所以这里就有4倍的差距。

国际上,选择前四专业服务商合作的公司达到50%,但这个数字在中国只有20%。在今后发展当中,如果中国跟欧美国家的市场规模一致,服务于企业差旅的TMC头部企业将面临着10倍的增长空间。

新浪财经:现在国内差旅行业服务是外资在主导吗?

方继勤:单就国内市场来说,外资企业很早就开始使用商旅服务;而内资企业中,很多上市公司因为有控制成本需求,逐渐在尝试,另外国央企因为政府采购要求透明公开公正,也在推行。这几种需求传递下来,国内差旅市场的覆盖面越来越广。

国内差旅市场,携程是比较领先,年增长率平均约为25-30%,六年翻了五倍,从46亿元到270亿元,我们现在每年新增的业务,基本上抵得上这个行业第二名每年的总量,还有中航服等TMC,以服务国央企为主。其他在市场上面打拼的内资企业其实不多,而这次疫情导致很多内资企业无法撑下去。

与此同时,市场人员流动越来越频繁,内外资企业收入的距离开始缩小,差旅管理理念也逐渐传播出去。

新浪财经:您提到,国内差旅市场尚不成熟,那么会遭遇价格战吗?

方继勤:对市场的教育是整个商旅行业一件长期要做的事。商旅是个舶来品,大家都在探索和寻找新模式,在此之前,大家能够竞争的手段偏向于价格。

中国差旅行业的参与者中,很多小公司大多缺乏技术实力,现金流也很紧张,往往通过低价来进行竞争,争夺市场份额;还有部分参与者是票代或者传统旅行社,在商旅概念的普及上是不够的。这些现象其实都不利于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

而价格战会把这个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潜力弄得非常小,一旦走向价格的恶性循环,会使整个行业的服务口碑下滑,甚至影响头部企业。

新浪财经:您之前说过“疫情会加速TMC行业整合”,即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您认为这是一次很大的机遇吗?

方继勤:中国市场的出行业务过去在C端(即个人端)的竞争其实基本上尘埃落定,已经出现了几大行业龙头。但当大量to C端的企业没有新机会时,就会来看B端,这是一个趋势。但是B端很难像C端那样,做好产品或者有好idea就能迎来爆发式增长。

而疫情期间,很多小公司被淘汰,优胜劣汰,带来了市场集中度提升,那些愿意在模式、技术、流程上创新的企业留下来,同时教育这个行业,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是要收费的,进一步促进行业由低价竞争转向质量竞争转变,企业将进一步感知到TMC的服务价值,势必也是会加快中国商旅管理普及率。

我们原先预计,行业出现新东西后,一旦开始打价格战,最起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见分晓,活下来的就变成独角兽,活不下来的就淘汰。而这次我认为,一年左右就能够达到过去两三年时间的整合效果。

新浪财经:目前行业佣金率是什么水平?

方继勤:国内TMC的佣金率,一般都是在4%-5%之间,但是国外可以做到7%-8%,差不多比我们多一倍。国外为什么能够健康地有持续地做下去?因为能提供稳定的、有价值的服务,然后客户也有商旅管控的意识,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最高能为公司节省30%的差旅费用

新浪财经:携程商旅提到,可以为客户最高节省30%的差旅费用,测算标准是什么?

方继勤:最高节省30%是一个综合考量,首先,我们会定期为企业客户提供在线管理报告,另外企业也会反馈给我们一些节省相关的数据。这种节省是分为显性和隐性的,例如某大型企业,在与我们合作之后,不仅仅是出差费用上节省了,他们在相关人员的配备上也减少很多,工作效率也提升很多,这些对于客户来说都是一种节省。

新浪财经:目前公司客户群有1万家大型企业和32万家中小型企业,未来的客户拓展方向是什么?

方继勤:未来一年,我们将针对部分国企、央企对差旅服务的合规需求,首推的OBT PLUS系统,将多家供应商整合在同一平台上,供企业客户比价及预订。

对于国央企来说,差旅服务更看重的是合规、节约成本和提升效率,这对提供差旅服务公司的能力和专业性有很高要求。目前服务国央企会存在垫资、服务流程长等问题,且他们往往是集团类型企业,各个不同分/子机构的个性化诉求复杂且多样。还有,他们对于安全性和稳定性的要求也更高。新推出的OBT PLUS系统,就是针对大型国央企的痛点进行开发的。

新浪财经:现在商旅行业不断在提高科技水平,这会如何影响生态?

方继勤:差旅行业在国外已经五六十年了,大家都在想应该怎么创新,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技术的运用。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是希望通过技术让服务简单、稳定、可靠、容易操作,以后甚至可以通过人工智能,让员工觉得有趣且利益共享。

新浪财经:科技优化会不会导致大量的人员流失?

方继勤:这是一直在探讨的话题,科技发展以后人到底会不会失业?积极的人会学习新的技能,悲观的人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了,但人就是靠这种动力来进化。在整体上来看一定是获益的,但局部上来看有一些需要付出代价。我们帮客户优化流程,是为了让客户的员工把精力放到主业上去。过去为出差做准备,可能要花一个小时以上,现在有可能只需要花个几分钟。我们更应该看到人类有智慧,这种智慧是机器无法获取的。机器可以更智能,但是机器永远不可能有价值观,有梦想,有爱。(新浪财经 邹沅铮 许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