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华为关闭私有云真相:公有云和私有云团队整合

华为关闭私有云真相:公有云和私有云团队整合

2020-05-14 07:25 点击:30次 北京 发现 总裁 大数据 前途 数据

撰文 / 煜 郑亚红

编辑 / 赵艳秋

华为要关闭私有云了?

这则消息在业内炸开了锅。消息援引任正非的讲话称,“这次徐直军关闭了GaussDB,关闭了私有云业务(包括线下的大数据存储),我是坚决支持的,责成侯金龙完成。”

而任正非之所以下决心关闭私有云,是因为“过去按客户定制,限制死了我们的能力,一个个小的软件包,不可复制,不可拷贝,不能重复销售、多客户共用。业软走的失败道路,我们坚决不能再走。”

然而,根据AI财经社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外界对华为关闭高斯数据库和私有云业务或许存在一定的误解。

竞争对手已开会讨论

“上周我们就在内部开始讨论,如果有部分华为私有云市场空出来,我们怎么去接。”一家云公司创始人对AI财经社说,“这个消息对所有做云的厂来说都是好事。”

但这位行业人士也澄清说,根据他获得的消息,华为并不是不做私有云了。

“你可以这样理解,第一,华为一定要做公有云;第二,华为想做出一个混合云模式,如果有客户愿意把私有云托管,不自建数据中心,或者在自己的机房部署私有云,由华为提供远程代运维,做成混合云,华为可以做;第三,以前传统那种在企业内部搞私有云的模式,好像华为确实不愿意干了。”他进一步解释说,“这是因为传统私有云,客户定制开发太多,各种版本、各种维护,到头来还不挣钱。”

这位人士分析称,华为以前做过业软(业务软件),为运营商开发软件,“其实生意不小,一年几十个亿,但这块定制化太多,不挣钱。后来业软华为慢慢就不做了,也是同样的道理。”

他认为,华为这套新思路,理论上讲,只要坚持走,生意也不会小,而且会干得更轻松,利润也更高。但这牵扯到一个信任问题。托管和代运维,都需要双方的充分信任。如果没有这种信任关系,客户心里会有疙瘩。

如果产生这样的疙瘩,就会有部分客户做出新的选择。他听说业内的云厂商都在摩拳擦掌,准备争夺该市场。华为最近失掉了一个单子,大体情况就是客户期望私有云还是按照传统的方式,不接受远程代运维的形式。

另一位云计算人士认为,华为这次做出了一个选择。因为传统私有云有很多安装部署、运维升级的问题无法解决。为此,去年业界有提出新一代私有云的说法,核心是解决在线升级、功能不断进化、支撑好新一代PaaS、对接多云等问题。而业内其他云公司能否替代华为的一些市场,他认为,从长期看一定是方向正确的产品,而不是有空档空出来就能填补。

而谈到华为的高斯数据库,它一度是国产自研数据库的一个代表作。有分析称,因为华为期望像微软、甲骨文那样提供标准化、可规模化复制的产品,而不是现有定制化的产品,也做出了停掉线下数据库的举动。

图/视觉中国

“数据库完全可以做到标准化、可复制,只是高斯现在还不成熟,因为数据库这样的产品短短几年是不可能成熟的,因此高斯的很多定制化,其实是在修改Bug。”一位数据库人士解释说。另一位数据库人士则表示,像甲骨文是用了10年时间,才磨出相对成熟的产品。华为高斯仍需要时间。

AI财经社获悉,华为内部对高斯300与高斯100做了PK,高斯300基于开源,出于对未来安全性考量,华为保留了自研的高斯100,已重新命名为高斯T。而另一个数据库产品高斯200,更名为高斯A。两者都向云服务模式牵引。

“你们是不是炒作?”

“标题党真的很吓人。今天客户都来问。我自己看第一眼也被吓到了。”一位华为私有云员工对AI财经社说,看到那篇文章,一些客户和潜在客户向他表达了担忧,像工行这样之前已经了解这次变革的客户,今天对应的销售同事去沟通时,也反过来问他们,文章是不是为了5月15日的混合云发布进行炒作?

“其实不是关闭私有云,是公有云和私有云团队整合,并且是公有云牵引私有云的发展。”他说,去年底公司就开始在内部预热这件事,“毕竟这是一个很大的调整,挺伤筋动骨的”。

他回忆说,今年2月左右,内部关于这个规划有了初稿,到了4月下旬有了完整定稿。之所以拖了这么长时间,是对用户的一个整理。因为这样的调整不仅要涉及现网用户如何维护,还有私有云客户如何往混合云上去演进,有个产品生命周期的问题。

“我们之前已经跟客户在沟通了,但这里面涉及数据安全、建设模式,客户感受到一种挑战,一开始解释这个事情还挺费劲的。”他继而说。

一位公有云部门Cloud BU员工对AI财经社说,其实,从2019年开始,私有云就开始和公有云团队整合。

在Cloud BU成立之前,私有云已经是华为的优势业务。2018年夏天在接受AI财经社专访时,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曾说,华为私有云本身就有一定竞争力,签单很快,随便做做就是几亿美,如果当时把私有云跟做公有云的Cloud BU合起来,所有的销售都想卖私有云,因为来钱最快,这样公有云就做不起来。

“当年我成立Cloud BU一个核心的业务设计,就是让Cloud BU没有退路。我认为云最终都是走向公有云的,无论如何也要把公有云做起来,华为在云这块才会有前途。”郑叶来解释,因此在成立公有云业务部门时,他自己并没有带私有云团队过去。

为什么华为要在此时做出这样的调整?

事实上,在华为内部,早有公有云和私有云的纷争。在2018年12月,一篇名为《#华为云#听从你心,无问西东》的热帖在华为内部的心声社区引发了讨论,帖子最后还被总裁办邮件转发。

这篇帖子吐槽,在华为,明明做的是同一个产品,公有云和私有云是两拨人在做,不仅极大地浪费人力,而且很容易导致同一款产品发展方向和目标不一致,不仅自己人崩溃,也会让客户崩溃。

这位员工举例说,有一次与一位北京互联网客户交流。客户核心的决策和技术层人员一共3人,结果华为公有云、私有云重复去了十几个人。最后一天时间,私有云团队这边给客户针对云的建设、管理,包括跟客户系统对接讨论了一整天。公有云团队也同样准备了IaaS、PaaS、安全、EI等扫盲类介绍,完全就是打了一天酱油。

“一直很无语,Cloud BU和IT私有云明明是一对孪生兄弟,但在销售、市场侧无法形成合力,甚至还互相阻碍。”

图/视觉中国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做私有云部署时的一些定制化 ,让华为变得有些被动,面对各行各业的客户提出的诉求,研发只能被牵着鼻子走。任正非本人也看到了这种定制化部署的弊端。

在华为有个传统,非常看重一线作战部队,但一线人员也会经常拿着客户需求回来要求研发做这个、做那个,研发被一线牵着鼻子走,导致产品版本过多,业软就这么被“搞死”了。

一位华为员工对AI财经社说,前段时间任正非对中央软件研究院有一个座谈,他看了座谈纪要,理解老板的意思是,华为要吸取业软失败的教训,研发要有自己的主心骨,有世界级的架构师,有自己清晰的产品规划、迭代演进路线。

他说,任正非举了微软的操作系统office办公软件、甲骨文数据库、SAP的例子,说他们都是大公司、大平台加生态合作伙伴的方式。他把这一类的软件叫做生态软件,有生态伙伴去满足定制化。

“老板说,大公司要做大公司的生意,这类软件不可能去满足所有客户的个性化需求,我们现在卖的软件要可拷贝、可规模化复制,不能再去一个一个的去做一些定制化的开发。”为此,任正非特别支持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关闭高斯数据库,责成Cloud&AIBG总裁侯金龙限期整改。“我想是不是说把线下高斯数据库这种版本定制化关闭掉,然后把数据库搬到了线上,走云数据库的方式?”

一位员工确认确实是走云化数据库的模式。

“现在时机到了。”一位华为员工认为,疫情加速了变化,疫情期间,私有云客户也有了在线实时升级、远程管理的需求,同时,也要用到公有云上人工智能、区块链和高斯数据库的高阶服务,因此,云要统一。

不是最终版本

对于这次华为云的调整,合作伙伴们有着更敏锐的嗅觉。

早在去年,一位合作伙伴就已经知道华为内部在做调整,因为他发现,无论它的组织,还是对今年定的一些业务方向,都已经发生了变化。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原来华为把私有云放在IT产品线,公有云放在Cloud BU,光是云的研发就有好几个部门在做,现在整合到一个同源的版本上,不在非战略点上浪费资源了。”

该人士分析,华为整个还是在走云管端,现在的云更强调算力的变现形式,所以鲲鹏体系出来以后,华为的核心是对标英特尔做芯片以及芯片围绕的生态,云只是它实现算力的一种手段。所以将来,华为是用公有云加混合云的模式,一套版本去应对不同的应用场景,不再说针对专门的私有云维护原来的传统。

图/视觉中国

“比如原来自建的私有云,用的是华为虚拟化软件,今天私有云版本就不更新升级了,但如果你还要建一个自己的云,又非要用华为的产品,就可以选它的混合云。混合云的版本,将来要弹性到公有云上,架构能很顺畅的对接。但是用原来私有云的版本,就做不到这一点。 ”

在他看来,这样的变化,对合作伙伴而言,一方面拉动华为资源会更顺畅,会根据客户的需求去选择产品,另一方面产品的演进会更高效一些,如果有那么多的版本,将来升级起来也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维护效率也不高。

华为的组织架构一直在调整中。今年1月,华为Cloud&AI就升至华为第四大BG,与华为消费者BG、运营商BG、企业业务BG并列。这个BG中陆续融入了包括Cloud BU、计算产品线、数据存储与机器视觉产品线等业务。而在从去年到今年的业务融合中,IoT、私有云等陆续融入Cloud BU。

图/视觉中国

在这次组织架构调整中,一些人也在讨论原来企业业务BG与Cloud&AI BG的分工。一位合作伙伴称,原来企业业务BG属于客户界面,销售在这个BG来做。而新成立的Cloud&AI BG,负责整个产品研发、交付到服务。“当然,现在也不绝对,还有些重叠”。比如,一些针对行业的研发,负有销售职责的企业业务BG也在做,而一些销售工作,Cloud&AI BG也有。

而多位华为员工称,目前组织架构调整还是一个过程,肯定不是最终版本。

(原标题:华为关闭私有云真相)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致非洲裔男子死亡的前警察出庭日期推迟 黄渤喊话孙红雷下场battle 碧蓝航线3周年 欧美明星集体发纯黑图片 吴世勋评论张艺兴 雷佳音把pick打成PK 爱奇艺回应法院判决 端午节放假安排 西安21名教师联名举报校长违规 香港 爱奇艺超前点播庆余年被判违法 周放拒绝宋凛 多名反虐猫志愿者遭人肉 广州中小学7月22日起放暑假 外交部回应蓬佩奥称让港人赴美避难 航班主动推迟起飞等96名同胞回国 刘恺威 幼儿园复学全班只来了1人 沉默的羔羊台湾重映 建筑系毕业生手绘大学14处建筑 炎亚纶 姐姐跟弟弟说想交个男朋友 花嫁礼裙 花苞裤礼裙 美军四星上将现身华盛顿抗议现场 黑人大哥哽咽劝16岁少年 李兰娟回应湖北人到外地受到过度防控 李兰娟说武汉市是安全的武汉人是健康的 仙桃汽水爆浆雪媚娘 全美至少140个城市发生抗议 当谐音梗和传统结合 萌娃尝试把知识装进脑袋 毒舌版倩女幽魂 桂林米粉店将分三个等级 江歌妈妈代理律师首次发声 扩大退役大学生士兵专硕招生规模 阿卡丽加强 王振华被撤销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小学生守交规警察奖练习册 暴雨来袭民众坐铲车出行 武汉无症状感染者在痊愈者中占比极低 在美中国留学生拍摄暴力示威 流程式睡觉 繁星点点礼裙 金属流苏礼服 B站已向有关部门报备卖惨UP主 女子上海火车站抢2岁女童获刑一年半 大学在线举办云上运动会 医院减免彭银华烈士女儿出生所有费用 太原开出首张随地吐痰罚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