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网易结构性优化一年 创新和组织效率提升却难言成效

网易结构性优化一年 创新和组织效率提升却难言成效

2020-03-17 16:22 点击:17次 数据 京东 IP 能达

持续裁撤冗余业务

不挣钱,就扔掉。

“瘦身”、“舍弃”、“切割”,是近两年媒体对网易报道中出现的高频词。

今年1月,网易社区旗下“圈子应用”宣告关停,这是网易继“网易星球”、“易头条”后的第三款区块链应用。

事实上,在网易二十余年发展史中,类似的切割操作不胜枚举。似乎除了那颗需要持续跳动的“游戏”心脏之外,没有什么业务是不可切割的。

2018年,网易裁撤了直播、博客、相册、金融等多项业务,并将包括漫画、文学、蜗牛读书与LOFTER在内的网易文漫事业部的业务整体打包,出售给B站。这笔成交额规模达亿元级别的交易,是丁磊尝试将其独立融资失败,退而求其次的结果。

虽然稳定、聚焦、不激进的策略有利于产品的精耕细作,但同时意味着保守桎梏和创新能力失灵。

据媒体报道,2018年网易曾想在直播上插一脚,网易游戏副总裁王怡许诺投下十个亿联动网易直播和电竞,但钱还没投,就因为太烧钱被丁磊关停。而在这条赛道上,网易前高管李学凌却开辟出一番新天地,并竖起了「YY直播」这面旗帜。

2019年同样是网易充满关键抉择的一年。年初,丁磊将游戏、电商、教育和音乐划为网易的四大战略,并于3月份对公司进行结构性优化,表示未来将持续聚焦业务线,以便进一步提升创新能力和组织效率,充分发挥网易差异化优势,适应更长远的市场竞争。

但还未到年底,电商和音乐就成为了“其他”。9月份,网易将「考拉」以20亿美元出售给阿里,画下电商业务“内外双修”的新起点,并表示未来集团目光将转回品牌电商模式的「严选」。

这其实符合网易一贯的“聚焦”调性。网易CFO杨昭恒曾在Q2财报电话会议上指出:“电商业务方面需要在增长速度和电商盈利模式两者之间达到平衡,网易的经营理念并不支持用不惜亏损来换取快速增长的模式。”

交割完成后,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和业务线优化如期来临。10月,陪伴丁磊十三载的元老级员工、严选前总经理柳晓刚离职,网易初创团队重要成员之一的梁钧接任,全面负责严选事业部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

随后,Q3财报显示,网易将业务板块调整为在线游戏服务、有道和创新及其他业务。其中有道于10月分拆赴美上市,云音乐和严选归为创新及其他业务。这意味着财报中可以不再单独罗列电商业务数据

业内人士猜测,严选这块自留地并非网易为精耕电商赛道留后手,而是业务不佳难以脱手。据媒体报道,近日有相关工作人员透露,考拉出售给阿里后,剩下的严选体量太小、数字不好看,因此财报中不单独罗列。一定程度上佐证了外界猜测。

事实上,严选创立之初,丁磊对其抱有很高的期望值,严选也确实显示出了强劲的增长实力。数据显示,2017年网易严选的营收增速达800%。彼时的丁磊信誓旦旦的说:“要让电商业务再造一个网易!”

但一手好牌并未打出赢面,严选没能保住先发优势,建立壁垒,反而被“后辈”小米优品、淘宝心选、京东京造等反超,逐渐边缘化。

去年年末,严选内部提出了下一个3年目标:让2亿人了解严选,4000万人用上严选,1000万人离不开严选。不过,零售品牌短期内难有实质性进展,而且并无电商相关经验的梁钧能不能挑大梁、救严选,还要画一个问号。

目前看来,或许步考拉的后尘是较为理想的方式,但这还要取决于严选的真实造血能力和对家的接盘意愿。

网易市值蒸发近40亿

2月27日,网易发布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未经审计的第四季度和全年财务业绩。财报显示,2019年网易全年净收入为人民币592.4亿元,其中Q4营收157. 3亿元,同比增长9.2%。

财报发出后,网易市值上涨超过50%,市值突破400亿美元。但截止发稿时,已经下跌至362亿美元,蒸发近40亿。

断腕求存的同时,网易也在马不停蹄地为保留业务输血促活。

去年10月,有道作为网易旗下第一家子公司,登陆纽交所独立上市。近日又有云音乐筹备独立上市的消息不胫而走。

目前云音乐旗下云村社区搭建完成,LOOK直播业务复活,目前平台总用户规模突破8亿。云音乐寻觅到了补齐版权短板的机会。同时,以出售考拉换来的阿里7亿美金注资,让平台估值翻倍至70亿美金,为其在版权业务的二次争夺上蓄足能量。

由此看来,2019年Q4创新及其他业务营收能达到37.2亿元,与云音乐的强劲增长有莫大关系。

另外,在疫情的催化加速下,有道Q4净收入4.1亿元,同比增长78.4%,环比增长18.6%。但财报还披露了有道当季度总运营支出超过3亿元,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破2亿元,占到总支出的63%,可以说,有道仍处于以补贴换增长阶段。

而作为网易现金流最优异的业务,在线游戏Q4收入116.04亿元,占总收入的比重为73.7%,同比增长5.3%,其中增长主要得益于手游收入的增加。不过,相较于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的115.35亿元和110.2亿元,在线游戏营收环比增长0.6%,同比增长5.3%,增速进一步放缓。事实上,自推出《第五人格》和《阴阳师》后,网易手游鲜有爆款IP

游戏产业分析师张焱表示,网易游戏主要还是依靠老IP的玩法不断延伸,不过在海外市场上网易具有不小潜力。今年1月,网易上线名为“发烧游戏(Fever Game)”的PC游戏商店。并表示,未来将专注于引进发行PC单机/联机游戏,并提供更优惠的售价和更好的服务方式。

丁磊在此前财报会议上表示,公司对海外游戏市场相当重视,同时公司也积累了多年的经验,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对于海外市场的开拓,丁磊称已经有了计划,但不方便公开透露。

网易是中国互联网早期的佼佼者,依托网易邮箱、有道云笔记、网易公开课等积累了一批种子用户。后来推出的严选、考拉、云音乐等爆款产品,都支撑着网易稳步向前。

如今,文漫、考拉卖身,多业务关停,严选和有道难言规模化,聚焦策略似乎未能将网易引到光明大道之上,反使其陷入到了持续断臂求存的窘境中。

目前来看,如何摆脱对游戏的过度依赖,摸索到新的增长点和商业变现价值,或许是丁磊亟需思考的问题,亦是网易赴港二次上市计划早日实现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