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中国四大家鱼主宰美国:政府砸20亿美元治理 抓了没人吃

中国四大家鱼主宰美国:政府砸20亿美元治理 抓了没人吃

2020-05-24 07:21 点击:22次 发现 数据 mini 世纪 新世纪

新浪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美国淡水水域的霸主是什么鱼?你可能根本想不到,是中国人最熟悉的四大家鱼(青鱼Black Carp、草鱼Grass Carp、鳙鱼Bighead Carp、鲢鱼Silver Carp)。

但这四大家鱼可不是自己飞越太平洋的,而是美国人自己请它们漂洋过海的。它们移民美国的时间还不到半个世纪。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美国阿肯色州一些渔民们从中国引进了亚洲鲤鱼,想用这些杂食性鱼类来控制运河水域和养鱼场里的水草和水藻。

需要强调的是,美国人所说的亚洲鲤鱼Asian Carp,实际上指的是中国的四大家鱼,而不是我们常规意义上的鲤鱼(Common Carp)。这些来自中国的亚洲鲤鱼胃口大,清除水藻的效果也不错。最初美国人还对这一生物调节举措感到洋洋得意,完全没什么警惕心理。美国原本也有鲤鱼,是100多年前从欧洲引进的,但没有带来太大危害。

这些亚洲鲤鱼(四大家鱼)凭借强大的生命力和弹跳力,不仅一举冲出了运河和养鱼场,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从南部的墨西哥湾到北部的明尼苏达州,遍布美国密西西比河流域的大小河流湖泊,轻松秒杀了美国的原有鱼类,给美国水域生态带来了难以预料的危害。如上图所示,红色区域是亚洲鲤鱼泛滥地区,淡红色是已经出现亚洲鲤鱼的地区,绿色是有记录地区。

没人确切知道这四大家鱼究竟是什么时候越狱的。但等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人意识到问题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它们成为了美国中部水域毫无争议的霸主,到处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四大家鱼在美国的具体数量已经无法统计,但至少是千万级别的。去年单是在肯塔基州的两个水库,渔民就捕获了重达2700多吨的亚洲鲤鱼。

四大家鱼不仅繁殖能力极强,一次产卵500万个,而且生命力特别顽强。不管是水温较高的池塘,还是水温冰冷的湖泊,它们都能繁衍生息。它们的快速壮大会导致水质下降,食物减少,使得其他原生鱼类无法存活。你看上图这名渔民抱着的,不就是中国人最熟悉的鲢鱼吗?

更为麻烦的是,这些亚洲鲤鱼大量繁殖给水域生态食物链造成了破坏,它们不仅吃光了贻贝和其他鱼类赖以生存的浮游生物,青鱼甚至还吃鱼苗、贻贝和蜗牛,给美国渔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政府数据显示,由于亚洲鲤鱼泛滥成灾,重灾区伊利诺伊州和肯塔基州水域的黄鲈、蓝鳃鱼、翻车鱼等原生鱼类已经减少了30%。

让美国人更头疼的是银鲤(白鲢)。这种鱼生活在水体上层,很容易被惊扰,听到船只马达声会突然跃出水面,甚至可以腾空1.8米。鲢鱼只需要3-4年就成熟,重量可以达到50斤。体型巨大的它们不仅会一头砸进船内,搞脏船舱吓到游客,还会损害船只马达,成为了当地渔业和旅游业的噩梦。

从本世纪初开始,美国政府出台了严格的法令,推出了各种手段来治理这四大家鱼。在美国,私自运输活亚洲鲤鱼是违法行为。渔民一旦发现亚洲鲤鱼,就必须当场杀死,还要向当地管理部门报告。在亚洲鲤鱼泛滥的水域运营的船只,也不可以随便进入其他水域,以免携带亚洲鲤鱼造成生物污染。

2007年的时候,美国政府预计治理亚洲鲤鱼需要花费4亿美。他们太低估了治理亚洲鲤鱼的难度。实际上,从2004年迄今,美国政府在这一领域已经投入了超过6亿美元,而且未来十年预计还将投入15亿美元,是原先估计预算的五倍。但即便如此,鱼类专家依然悲观的认为,美国最多只能成功减少亚洲鲤鱼的数量,要彻底根除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去年美国参议院专门拨款2500万美元,用于中部各州治理亚洲鲤鱼。怎么治理?一方面,通过电流把亚洲鲤鱼电出水面进行捕捉。另一方面,再通过声波水泡形成一道看不见的墙,挡住亚洲鲤鱼大军的去处。据说这种治鱼手段在实验室和小规模水域取得了良好的试验成果。

小小的四大家鱼,竟然惊动国会大佬。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专门给老家肯塔基州争取到了700万美元的亚洲鲤鱼治理经费。为了展示自己给家乡人民带来的福利,去年11月,麦康奈尔特意赶到肯塔基和田纳西交界的Barkley大坝,和肯塔基官员一道按下了电鱼机器的按钮。麦康奈尔今年就要面临国会改选,需要笼络一下家乡选民。

美国人最害怕的就是亚洲鲤鱼杀入五大湖区。为了挡住它们的去处,美国陆军工程兵去年提议在伊利诺伊州也设置这样的声波水泡墙。这个项目还在等待美国国会批准,可能需要耗资7.8亿美元。这很重要吗?美国陆军预计,如果不安装这道屏障,亚洲鲤鱼未来五十年会有30%的概率主宰五大湖区,从而会给当地渔业造成高达70亿美元的损失。实际上,在安大略湖和密歇根湖已经发现了草鱼的身影。但相对其他三种亚洲鲤鱼来说,草鱼的危害稍微小一点。

有的人可能就纳闷了?四大家鱼在中国都是最常吃的鱼,既然它们在美国中部大量繁衍,甚至全是野生的,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美味吗?美国人的饭量那么大,怎么就不能把它们给吃掉?

问题就在于,美国人压根就不吃四大家鱼。由于烹饪手段单一,美国人吃鱼,无非就是炸烤焗,必须是去骨处理好的鱼片鱼块。对于亚洲鲤鱼这种刺多不好处理的淡水鱼类,老美根本没有办法对付。我觉得,如果他们能熟练掌握筷子的话,也能迅速分开鱼刺,清蒸其实是一种不错的吃法。

美国有漫长的海岸线,有金枪鱼、鲑鱼、鳕鱼、海鲈鱼、三文鱼等那么多好吃的海鱼,为什么还要吃多刺的四大家鱼呢?美国消耗量最大的淡水鱼是罗非鱼和鳟鱼,因为没什么肌间刺。或许看到Carp这个词,大部分老美就没有了购买的欲望。

由于没有市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国渔民根本就懒得抓亚洲鲤鱼。亚洲鲤鱼的价格还不到其他淡水鱼的五分之一,一磅(九两)鱼肉售价只有10美分。各州为了治理亚洲鲤鱼,不得不额外补贴,付钱给渔民捕捞亚洲鲤鱼。美国人拿这些野生的亚洲鲤鱼怎么办?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磨碎了做肥料、鱼饲料或者猫粮。再没人要,就直接填埋了。

有没有可能吃掉它们?这是过去几年才有的事情。2012年,一位来自中国东北的华裔女士余安琪(Angie Yu,音译)从加州洛杉矶搬家到肯塔基州。她发现当地亚洲鲤鱼泛滥成灾,政府和渔民对此深恶痛绝。在中国吃四大家鱼长大的余安琪从中嗅到了机,这些当地视为垃圾的鱼可都是野生的啊。次年,她在肯塔基州Wickliff开办了美国第一家亚洲鲤鱼加工工厂,收购当地渔民抓获的亚洲鲤鱼。

余安琪打出的口号是“如果我们不能打败亚洲鲤鱼,那就吃掉它们!”当然,要说服美国人吃亚洲鲤鱼是难度不小,余安琪的鲤鱼加工厂主要是加工成碎肉或者冰冻整鱼,出口到中国、波兰、阿联酋以及孟加拉等国家。她把这些美国的亚洲鲤鱼以“肯塔基白鱼”来营销,美国野生水产品在这些国家有着一定的吸引力。为了扩大销量,她们加工厂还制作鱼肠、鱼肉饺子等产品。

过去六年时间,余安琪的工厂已经处理掉了超过3.5万吨的亚洲鲤鱼,有效协助肯塔基州消耗掉这些外来入侵者。为此,她还得到了肯塔基州州长的接见和表彰。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导演还为她拍摄了一部记录短片《适应:肯塔基》(Adaptation:Kentucky),专门介绍余安琪如何在肯塔基州推动亚洲鲤鱼加工行业。

2017年开始,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也开始采购亚洲鲤鱼,做成鱼排和鱼饼在大学食堂出售。食堂采购负责人史密斯(Kit Smith)骄傲的表示,他们过去几年已经消耗掉了几十吨亚洲鲤鱼,目前还没有学生投诉食堂。“新世纪出生的学生们,他们更愿意接受不同的食物。”

当然,光靠这点消耗量是不可能帮助美国人治理亚洲鲤鱼的,减少亚洲鲤鱼数量还是得靠大规模捕捞,不管有没有市场。伊利诺伊州近年来不仅聘请渔民进行商业捕捞,还派出水域治理专家多次到中国来取经,学习如何有效捕捞鲤鱼的经验。他们在中国学会了如何多船团队合作,进行大规模捕捞。

过去几年,伊利诺伊州每年都会捕捞超过450吨的亚洲鲤鱼,有效控制住了亚洲鲤鱼通往密歇根湖的水路。但政府预计,要彻底打败亚洲鲤鱼,至少还需要花费四倍的成本,在下游水域进行更高强度的捕捞。去年该州提出了更具雄心的捕捞计划,打算每年在伊利诺伊水域捕捞2000万-5000万磅(约合900吨-2200吨)的亚洲鲤鱼。

有趣的是,中国也派出专家来到伊利诺伊州交流,但来的却是水产保护专家,他们想知道为什么亚洲鲤鱼在美国这么泛滥,怎么捞都捞不完。因为供不应求大量捕捞,中国的鲢鱼和鳙鱼产量已经在逐渐下降了。就在今年,中国在长江干流颁布了十年的禁渔期。

特朗普宣布美国终止与世卫组织关系 黄晓明减肥的样子是我本人 重燃2020 一起安慕希 仝卓道歉 林允儿跳男团舞 蘑菇屋给武汉刘凯护士送红烧肉 美国新增确诊25479例 美国暴乱 教育部明确继续开展第二学士学位教育 教育部追查仝某自称改身份参加高考 应采儿生下二胎 新闻联播评蓬佩奥形同过街老鼠 美国新冠肺炎确诊超过174万 四川隧道垮塌3人被困7天后获救 Ning退出游戏 陈小春 父母眼中最吃香的工作 特朗普 重庆网红鲤鱼莽子遇害后续 永远的君主 王嘉尔回归拜托了冰箱 奔跑吧 明尼苏达骚乱核心现场 跪求播下一季的综艺 尚不具备推动省外境外来鄂旅游条件 张根硕退伍 你心中的悬疑剧TOP 蔡徐坤跳到飞起 中昌融盛货船2人确诊新冠肺炎 高校三天修出一条路连接两校区 向往的生活 蔡徐坤是唯一落榜的 中戏回应仝卓高考身份问题 2020年新一线城市排名 何鸿燊将于7月出殡 檀健次跳女团舞 伊朗6岁男孩练出6块腹肌 你见过最有寓意的名字 外交部回应美方称制裁中国留学生 全国综合性体育赛事暂不恢复 香港文化演艺界发声明支持涉港国安立法 新技术试验卫星G星H星发射成功 一秒带你回到童年的主题曲 最强大脑 郑云龙晒伤妆 昕雪 农村孩子六一捡树枝给自己做礼物 最有动漫感的明星 JDG晋级半决赛 世界最大纯电动飞机首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