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热点 > 一道危险的裂缝 |【经纬低调分享】

一道危险的裂缝 |【经纬低调分享】

2020-05-20 11:43 点击:13次 数据 mini Micro 亚马逊

人们完全有理由怀疑,经济学家和投资者是否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上。因为新冠疫情导致了全球一个又一个灾难性的经济数据,美国失业率飙升,美股最初暴跌,例如标普500指数从2月19日的历史最高点暴跌34%,这很合理。

但如今强劲的反弹收复了很多失地,股价和实际经济形势产生了背离。

美股为什么反弹得这么猛?《经济学人》认为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美联储的刺激政策,以及投资者们除了股市没有更好的地方来投资。

但这并不是说目前对风险的定价都是正确的,风险依然存在。以下:

来源 / 经济学人

股票市场总是充满了戏剧性——1929年的崩盘;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股价在一天之内下跌了20%;1999年的互联网泡沫。尽管先例不断,股市发生什么都不太会令人意外,但近期内发生的事情依然极具历史性。股价暴跌、惨遭抛售的美国股市终于迎来了令人欣喜若狂的触底反弹。

从2月19日到3月23日,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三分之一。而自从股价出现飙升后,上涨的趋势几乎没有停止过,挽回了此前一半以上的损失。催化剂是美联储将购买公司债券,帮助大公司进行债务融资的消息,投资者们开始从恐慌转向乐观。

来自华尔街的这种乐观看法可能会让你感到不安,因为这与其他市场形成了鲜明对比。例如,英国及欧洲股票价格回升依然较为缓慢。华尔街的现况与美国社会之间犹如存在一道天堑。即使美国的隔离措施有所放松,就业岗位仍旧在不断减少,失业率由4%上升至约16%,创1948年以来美国失业率新高。大型公司得到了美联储的帮助、股价飙升的同时,小型公司很难向美国政府申请到救助款,正在垂死挣扎。

2008年的金融危机似乎将要重演,曾经的伤口再度被撕开。4月,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曾抱怨说:“这已经是我们第二次帮他们解围了。”关于谁应该为疫情带来的财政负担买单问题的争论才刚刚开始,从目前情况来看,大企业可能会遭到抵制。

先从市场方面说起,市场情绪的改善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美联储,它的行动比其他央行更为引人注目,以难以想象的规模收购资产。它承诺购买更多的公司债券,包括高收益的“垃圾”债券。二月份冻结的新发行的公司债券市场以惊人的方式重新开放。过去6周,企业已发行5600亿美债券,是正常水平的两倍。即便是不景气的游轮公司也能以高成本筹集到资金。大公司的一连串破产已被阻止。实际上,中央银行已经支持了美国公司的现金流。股市也已经领会了这一暗示并开始攀升。

在公司债券市场的运作会加剧经济衰退,但美联储别无选择。投资者们已经在通过购买股票表达对股市的支持,因为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地方来投资。美国政府债券收益率勉强为正,日本和欧洲多数国家则均为负值。持有这些债券直至到期,肯定会亏钱,而如果再加上通胀继续上升,损失只会更加惨重。因此,股票相当具有吸引力。此外,到3月底,股票价格已经下跌一定程度,足以吸引更勇敢的人进入抄底。这些人注意到,股市的大部分价值与利润挂钩,而这些利润在2019新冠疫情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才会实现。

不过,最近股价的涨势并不平稳,这一点很能说明问题。早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市场就已经失衡,现在更是如此。英国及欧洲的交易所内,像汽车制造、银行金融和能源等行业都已经陷入困顿,开始出现衰退现象,对单一货币的担忧重新出现。在美国,投资者对科技宠儿Alphabet、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Facebook和微软(Microsoft)更有信心,这些公司在标准普尔500指数中占据了五分之一的权重。人们几乎没有感到欢欣鼓舞,反而是对少数几家被认为处在危机边缘的幸存企业感到绝望。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有道理的。资产管理公司必须尽其所能让资金发挥最大效用。但是,股价变动的速度和它们回暖到何种程度之中显然存在一些问题。美股价格比去年八月份还要高,这似乎意味着业和更大范围的经济可以恢复正常。但是,现有形势下依然要解决很多潜在危险,有三方面需要重点关注:

第一是疫情反弹的风险。第二波疫情感染极有可能会出现,再加上疫情影响下,美国经济还要应对隔离管控带来的严峻的经济衰退——美国第二季度GDP预计将比去年同期下降约10%。很多私人企业希望通过残忍的削减成本来保护它们的利润,并偿还疫情期间的堆积的债务。总体而言,这种企业公司的战略收缩会抑制需求,最可能的结果就是,即使经济90%恢复运行,但依然会远低于正常水平。

第二个要考虑的风险是欺诈。持续的繁荣往往会鼓励不稳定的投机行为,而在新冠疫情崩溃之前的规模扩张是有记录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多年的低息贷款和金融工程意味着财务造假现在可能会暴露无遗。最近几周,亚洲已经发生了两起备受关注的造假丑闻,一个是想成为中国星巴克的瑞幸咖啡,另一个是企图隐瞒巨额亏损的新加坡能源交易员梁显龙。美国一场大型的财务造假或公司倒闭都可能会动摇市场的信心,就像2001年安然公司的倒闭瓦解了投资者的神经,2008年雷曼兄弟导致了股市的下跌。

最容易忽视的风险是政治反弹。经济衰退将加速小公司的淘汰,让规模较大的幸存公司处于更有利的地位,加剧行业集中度、马太效应凸显,然而规模效应并非这次疫情期间产生,早有端倪。危机需要牺牲,并且还会留下一大笔账单。如果大企业占有的补贴份额超过其企业份额,那么要求回报的呼声只会越来越高。很容易想象,人们可能会要求对接受救助的行业征收暴利税,或者要求大幅降低法定联邦企业的税率。在特朗普的税收改革之后,2017年的美国法定联邦公司税率已经从远高于30%的长期平均值降至2017年的21%。一些民主党人想要限制合并,阻止公司将现金返还给所有者。

目前,股票投资者认为美联储会是他们强大的靠山,但是市场情况总是瞬息万变,过去几个月的表现证明了这一点。一个月的熊市似乎很难有足够的时间来消化疫情大流行及不确定性带来的噩耗。这场股市大戏尚未结束,仍将继续上演。